不只是場生與死的角力 -- 蘇建和等一案始末
給我一個自由的夢想\r 讓我知道何處有天堂 當黎明走來 我的心卻變得蒼白….. 腳步聲又近了 道別的話該向誰講 牆邊那一支牽牛花 再會吧\r 請為我打開一扇窗 讓我可以再偷偷看一次光 請為我點亮一盞燭光...
在廢墟中望見真實 / 王浩威
穿過重重的門,一群人終於坐下來,隔著一長桌面對著他們三人: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我的位置就在左邊,最內側的地方,隔著一公尺的木桌正向著莊林勳,也就迫不及待的開始一連串的問題。   ...
暑月雜記 / 愛亞
刺   購買一幢屋不見得就會居住一世,但目前的住家我竟然已遷來二十年。   因此幾乎日日路經巷口的小公園,以及,小公園中的花與樹。   也因此熟悉那些榕,那些鐵樹,那些生了銹的兒童玩具,當然也包括公園兩端的幾棵九重葛...
等待圍牆的春天 / 蔣英珍
<自立晚報>, 1999/7/8
我等待、我相信 / 蔣英珍
遠遠就看見頂著娃娃頭的怜惠牽著個小男孩在看守所的門口等候,我心猜想那是浩浩吧,因為之前在怜惠的圍牆手記中讀到有個會逗帥哥哥(林勳)開心的小孩兒,文中敘述出的童言軟語可人的讓人很想認識這個小小孩,於是我很精神的叫了他一聲...
從李昌鈺到蘇建和 / 平路
1.李昌鈺的靴子      一眼看李昌鈺,就發現他有一雙和善的眼睛。說話的聲調很緩慢,好像在美國住久的華裔學人,有些意思想不出來怎麼用中文表達,因為遲疑,便顯出特殊的謹慎。 那是今年二月初,樹叢裡還有積雪,...
仰望黎明----土城看守所探三死囚之行 / 楊翠
近午十點,我們置身土城看守所的圍牆外,駐足等候遲來的同伴。已經入夏,籠罩在一天地亮粲陽光中的土城看守所,比起周旁人家,似乎顯得更加酷熱。 我隔牆向內張望,所內不見花木扶疏,建築物方方整整,像是軍營一般,也許正是因為如此...
飛入尋常百姓家 / 張娟芬
時差。九五年就三審定讞了的三名死刑犯,拖著金屬沈重的撞擊聲來到了九九年。去土城探監兩次,眼前是三條隨時可以被取消的人命,三個早已被宣告應該消逝的形體。槍聲都響過了,我聞到火藥擊發的煙硝味,子彈劃過空氣嘶嘶飛行,慢動作。...
光州─超越悲情的亞洲典範
黃文雄 1999.2.28 在「二二八」週年逐漸逼進的這段時間,不能不常常想起南韓的光州。 去年是〈世界人權宣言〉五十週年,由亞洲數百個民間團體經歷四年的諮商討論而完成的〈亞洲人權憲章〉也在去年公佈,憲章在亞洲某些國家...
我為什麼要挑戰國安法?
我為什麼要挑戰國安法? 黃文雄∕撰\r 十一月十日,我因為被控國安法未經申請許可不得入境的第三條,出庭應訊。過程中,法官問我:「如果你(在海外流亡時)有管道可以提出申請,你會不會這樣做?」我的回答是:「即使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