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審查及保護—律師及NGO培訓工作坊

鑑於台灣每年時常會有來台尋求庇護個案,但我國卻遲未建立相關審查保護機制。基於兩公約及國際法對於難民的「不遣返原則」,我國仍應遵循兩公約及國際法,對於尋求庇護個案進行審查,以避免將尋求庇護者返回可能致使他/她受到酷刑或不人道待遇的國家/地方。

主辦單位  台灣人權促進會、亞太難民權利網絡、台北律師公會、法律扶助基金會

全球難民危機與被迫遷徙--2017 東亞難民論壇

鑑於台灣每年時常會有來台尋求庇護個案,但我國卻遲未建立相關審查保護機制。基於兩公約及國際法對於難民的「不遣返原則」,我國仍應遵循兩公約及國際法,對於尋求庇護個案進行審查,以避免將尋求庇護者返回可能致使他/她受到酷刑或不人道待遇的國家/地方。

此一論壇將邀請東亞各國的實務工作者前來分享日本、香港、韓國的難民法制及審查機制,盼能促進區域之間的交流。

主辦單位 東吳大學人權學程、台灣人權促進會、亞太難民權利網絡

好書推薦《請帶我穿越這片海洋》:回歸到難民本身的人道關懷

我還記得,那是2016年的8月,我第一次造訪德國柏林。歷史的鑿痕在這座城市處處可見。昔日的柏林圍牆不再,只剩斑駁的殘磚瓦片。隨處可見的紀念碑以及矗立於各處的解說,告訴我們二戰以降數不清的生離死別,試圖警示全人類去避免同樣的悲劇發生。

然而,圍牆倒塌28年後的今天,離散的主題仍在柏林、德國或是歐洲各處上演。已從戰爭傷痛陰影走出來的歐洲,如今面臨了阿拉伯之春後,因國家政治動盪、軍閥割據、伊斯蘭國(ISIS)[1]崛起,而湧入歐洲的難民潮。當輿論逐漸朝右派靠攏,難民在歐洲各地被視為燙手山芋。親右的政客與媒體試圖利用片面的資訊抹黑難民,而對於外國戰亂以及難民問題不甚了解的我們,也因此簡化了難民議題;忽略了難民應有的人權;甚至隨著反對的聲浪,遺忘過去曾經歷過的相似的傷痛,對這些難民再次築起隔離的高牆。

恣意擴權的國發會:從個人資料評議中心談起

我國《個資法》從未徹底阻絕政府間資料傳輸的可能,多數人也皆能體諒政府機關間可能多少有個資流通的行政需求。但在當前體制,要落實《個資法》資料傳輸的要件,若非交付法務部統一解釋,即是應及早設置隱私專責機構。
如國發會這般任意成立單位,恣意宣稱職權範圍,非但無法解決問題,反而只凸顯了政府為求自身行政便利,而罔顧人民權益的可能。國發會應即刻停止這樣的政策運作。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