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展音樂會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皮諾契案件

吳乃德(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長,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

1970年9月,智利左派政黨領袖阿葉德在民主的總統選舉中獲勝。當時美國尼克森政府的國務卿季辛吉說:「我看不出有什麼理由,可以讓一個國家成為馬克斯主義國,只是因為它的人民不負責任。」而當時的智利卻是全中南美洲最多元,最富民主傳統的國家。防止阿葉德執政於是成為美國(或至少是尼克森和季辛吉),最迫切的「外交」任務之一。

然而,要製造軍事政變來推翻阿葉德政府卻有一個障礙:陸軍總司令兼參謀總長史耐德將軍,一個受尊敬的民主主義者。要製造軍事政變首先必須剷除一向遵守憲政體制的史耐德將軍。季辛吉於是命令中央情報局提供美鈔、機關槍、催淚彈給智利軍人,經過兩次不成功的行動,終於在第三次行動中成功地謀殺了史耐德將軍。兩年之後,季辛吉的智利政策也獲得勝利:阿葉德政府為皮諾契將軍所領導的軍事政變所推翻。

在皮諾契將軍17年的獨裁統治下,至少三千智利公民被屠殺或失蹤,更多的人被刑求、強暴、然後監禁。在這部紀錄片中,導演谷茲曼不用旁白,而是用九個女人的敘述,呈現了這段時期的歷史。其中有母親,她將兒子的相片掛在胸前,稱他為聖人;有妻子,每天為失蹤的丈夫準備行李;有在監獄中被強暴者,有陰道被電擊者。這些人的親身敘述穿插著挖掘失蹤者骸骨的畫面。很少的旁白,沒有擅情;導演冷靜地帶領觀眾回到那個時代。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赤柬殺人機器 (S21: The Khmer Rouge Killing Machine)

葉虹靈(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執行秘書)

1975-79年赤柬統治柬埔寨期間,全國有170萬人口死於飢荒、疾病、過度勞動、任意逮捕與殺害,至今仍是20世紀種族滅絕史的一個特例,不像盧安達或波士尼亞的慘劇,在柬埔寨,被殺的跟殺人的大部分是同文同種。一個內陸澤國的魚米之鄉如何變成人間煉獄,從一所高中改建的S21(影片中所稱的吐斯廉Tuol Sleng)監獄或許能具體而微的給出一絲答案。

赤柬的源頭是1950年代成立的「柬埔寨共產黨」,在波布(Pol Pot,即片中守衛們口中的「安卡」,柬語「組織」的意思)、農察(Nuon Chea)、喬森潘(Khieu Samphan)等人的帶領下於1975年奪得政權,1979年越南入侵後下台遁入叢林打游擊,直到1998年投降為止。整個赤柬活動史跟隔鄰泰國、越南歷史情仇交織,及更大的美蘇冷戰架構密不可分。不過導演在片中對複雜的歷史背景,只以開頭幾行簡單字幕交代,倒是影片後段一位少年時期即加入革命隊伍的赤柬份子,道出初衷乃是為了反抗美軍的轟炸,稍微點出當年尼克森與季辛吉因為對於柬埔寨問題的誤判,而導致赤柬勢力崛起釀成重大悲劇的歷史緣由。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北韓的1989「閱兵」(Parade 1989)

林佳範(台灣人權促進會副會長、台灣師大公領系副教授)

這不是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一九八四〉小說的場景,也不是一部好萊塢的劇情電影,這是波蘭導演Andrzej Fidyk紀錄1989年北韓慶祝建國40週年的閱兵大典有關之影片。本片沒有任何導演的旁白或評論,完全引用北韓文宣的內容。北韓的領導人很滿意這部片,曾經想要頒獎給這部片的導演,可是因北韓駐華沙大使館的反對而作罷,因為,他們很清楚地知道北韓以外的人對此片的反應。這是一部「忠實的紀錄片」或「北韓的愛國宣導片」,就看你從那個角度來看。

導演知道自己不可能「自由地」訪問或紀錄自己所要的內容,但卻也因此遵照北韓當局的精心安排,很「詳實地」紀錄極權專制政權的意識型態機器的運作。其中包括將領導人神格化的運作。比如金日成小時候在放牛的時候,超過時間沒回家,他爸爸就去找他,結果發現他正努力地研讀書籍,思考如何解救韓國脫離日本的統治。這讓你不禁想起,我們在台灣也聽過蔣中正這「民族救星」,小時候看鮭魚溯溪的力爭上游故事。相同地,影片中小朋友從小就要知道,獨裁者如何的偉大,必須熟知他們的故事,就像自己的親人一樣,沒有他們就沒有我們,在無形中灌輸忠誠的意識。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Jan Palach

林佳範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會長、台灣師大公領系副教授)

影片開始沒多久,即在旁白中指出:「根據聖經舊約的記載,面對前人長眠之所在,必須心懷虔敬,墳塚必須保持完整,為永生之日做好準備,但從歷史來看,人們時常遺忘此教誨,活人的力量常常更勝死亡權勢,對死者不敬的舉止,大都是政治因素使然,原因包括恐懼、報復以及懲罰、憎恨」。是誰的屍骨,連在墳墓內都不得安寧?是怎樣的政權,連死後的人都不放過?是怎樣的信念,能不斷地在人世間永久地流傳?
捷克在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即由Alexander Dubček所領導的政治自由化的改革,前蘇聯所領導的華沙公約組織,以坦克開進布拉格,在1968年的8月21日即被迫終止。一群大學生相約以死來明志,而Jan Palach(片中翻譯為「楊帕拉」)年僅21歲,1969年1月16日在布拉格的Wenceslas廣場,成為第一位以自焚的方式,來抗議華沙公約組織的暴力壓迫。他的喪禮,亦成為抗議蘇聯入侵和佔領的主要活動,而在同年的二月和四月,接連有Jan Zajíc(19歲)和Evžen Plocek追隨其腳步。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如果你是我生命的視界

如果你是我:生命的視界,韓國國家人權委員會之人權動畫

高榮志(台權會執委)

動畫分成六小段,分別訴說著不同的故事:(1)肢障小女孩的白日夢、(2)渴望被綿羊群在動物農莊裡接納的山羊、(3)傳統刻板兩性關係下的婦女在家裡所面臨的不平等、(4)現代美女標準化下肥肉多骨架粗女生的無形壓力、(5)由單車的角度看待外籍移工在異國辛苦討生活的遭遇、(6)唯有讀書高思惟下努力成為現代人類的升學掙扎。

動畫固然是由韓國人權委員會就韓國的人權狀態做了不少的反省,然而,南韓和台灣真像是一對相互瞧不起、卻又半斤八兩的難兄難弟,非但歷史情節愛恨情仇相互糾葛,經濟體制又彼此類似,且同受大中華文化圈的深刻影響,是故,這六部簡潔輕巧的動畫片,若不是夾帶著韓文的發音與配樂,直叫人驚嘆豈非正是在反應台灣的人權狀況嗎?
就讓我們以「如果你是我」的心情,來一一灠過這韓國/台灣的幾個過去曾發生、現在仍發生、希望將來不會再出現幾段踐踏人權的影像: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