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祭壇 尋找代罪羔羊」記者會新聞稿

「我們本來想說,醫院本來就有院長嘛,它本來是個運作中的醫院,你何必去接管它呢?讓它自己運作,我們幫它忙就好。」 馬英九(「和平風暴」紀錄片)

和平封院後第四天,邱淑媞穿全套隔離衣、戴生物防護呼吸器,進入院內。一位主管質疑:「外界傳說,醫療協會要組團進來協助,但衛生局不答應,是不是真的?」邱淑媞:「你們自己的事情不解決,誰來幫你們解決?」 (壹週刊101期,深入和平醫院100小時獨家直擊)

「封院以後,裡面有三個配套措施,一定要把那個分層分級跟管理一定要做好,把…比較沒有受感染的這些人、病人都疏散到陽明醫院去。那麼另外一個重要的決定,就是醫護人員一定要給他╱她一個非常舒適的地方……但是二十四日開第二次會議的時候,我們發覺到中午已經封院,但是三個決議(配套措施)全部沒有達成。」 前疾病管制局長 蘇益仁(「和平風暴」紀錄片)

「我贊成是要隔離的,可是那裡是疫區嘛,你要把人從疫區移開,怎麼把人叫回去幹嘛!如果說那(叫人回去隔離)是不對的,那第一個就要政府承認不對,政府若是承認不對,那政府就要對那963人負責任,你覺得政府會不會回頭做這件事?」 前衛生局長張珩(2003/6/21張珩與周經凱對話實錄)

兩年前四月間,台灣爆發SARS疫情,造成嚴重的社會恐慌與傷害,當初被下令緊急封院的和平醫院,更因為隔離地點決策粗糙錯誤、缺乏配套措施與足夠的設備,造成和平醫院57名員工感染、7人死亡;院內民眾97人感染、24人死亡(其中一人自殺),和平醫院SARS死亡率,遠高於越南、中國大陸、香港、新加坡、加拿大……等國家。然而,當初決策失誤的責任與造成的傷害,至今未被確實追究,而背負沈重苦難的SARS受害者,已逐漸被社會所淡忘,只留下禍國殃民的官員逍遙法外之惡例。因此,台灣人權促進會(台權會)今天上午陪同和平封院期間的受害者召開記者會,要求台北市政府承認封院決策錯誤、向因為不當決策而染煞、死亡或遭受污名的受害者道歉、還給他們公道、並予以賠償。

當年被貼上「落跑醫師」標籤的周經凱被記兩大過免職,罰鍰二十四萬,並以違反《醫師法》遭受停業處分,上個月(6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定台北市政府敗訴、撤銷停業處分,使周醫師的部分冤屈終獲平反。法官強調周醫師既有傳染疾病之虞,則不能、也無法執行醫師業務,故未立即返院亦無違背照護病患之醫師天職。除此之外,還有許多遭強制隔離於和平的員工、雇員、病患與家屬,從未得到合理的解釋與賠償,染SARS期間所受到的污名與傷害,亦未獲得平反。

台灣人權促進會(台權會)執委姚人多指出,不論是和平醫院的醫護人員、洗衣工或看護工等外包雇員、病患與陪病家屬等,都應該享有同等的權利,不能讓他╱她們在醫院管控措施失當而遭病毒的傷害之餘,竟然還要受到國家的不公平對待—原本亦需隔離觀察治療的醫護人員在沒有充足防護措施之下被強制命令照護病人,表達不同意見者則被被污名為「敵前抗命」,甚至將他/她們當作平息大眾恐慌的「代罪羔羊」,藉以掩飾自己決策上的無知與無能。姚人多教授並對於台北市政府將上千人就地集中隔離於病毒充斥、只有28間單人房的和平疫區,冒著交叉傳染的危險長達15天之久,提出強烈質疑。

周經凱醫師說明,當初他以專業判斷和平醫院不可能可以隔離一千多人,因為這樣只會造成更多感染,因此決定自行進行居家隔離,但是擁有媒體發言權的市政府卻對外宣佈他是「落跑醫生」,並揚言要拘提。因此,周醫師最後仍於5月1日回到和平醫院,但是他指出當時幾十個人共用一個浴室、根本完全沒有隔離,顯然當初市政府的決策是錯誤的,只會造成更多交叉感染。出席記者會的洗衣工童建榮與死亡病患家屬代表徐銘馡等人也陳述了當時院內感染的情況,並提及院方根本沒有作好隔離,甚至沒有告知家屬原因就將染煞的患者火化,事後他們要求賠償,卻又不被認可是疑似染煞病例,讓受害者求助無門。

台大人權研究中心主任顏厥安教授指出,和平醫院封院事件突顯了幾個憲法與法律方面的問題,包括程序權,亦即受害者是否受到公正審判,以及人格權,亦即受害者身上污名洗清,最後是大眾追求真相的權利。顏教授強調,法律應該是用來保障人權的,不是用來傷害人權,對抗SARS最重要的就是支持性療法,希望各界用更公正更嚴謹的態度,來支持抗SRAS事件中的人權實踐、發掘其中的真相。

台大公衛學院職衛所所長詹長權教授亦指出,和平風暴爆發之前,台灣當局已經從他國的經驗中得知,防治SARS有沒有效用的指標之一便是檢視是否爆發醫院內感染,但是,後來台北市政府仍然在感染情況不明、仍需要隔離觀察的情況下,強制所有員工返院照顧病患,完全無視交叉感染的危險,並且未依衛生署指示成立接管小組進駐,的確有重大的瑕疵,也因此引發更大規模的疫情擴散與人員傷亡。其實,當時和平的員工應該都被視為病患,而不是被當作工作人員召回工作崗位,這是非常不重視人命的作法。現在,SARS冠狀病毒並沒有從此消失,因此,我們應該冷靜地來檢討當初的決策失誤,因為,未來新興傳染病再度來襲的時候,我們沒有第二次犯錯的本錢。

陳建宏律師指出,和平封院時周醫師並沒有消失,而是因為他沒有媒體發言權,他雖然跟市政府傳達應該如何隔離卻沒被接納,但市政府認為其決策不容挑戰,反而將周醫師標籤為「落跑」。後來周醫師受到處罰、起訴,以致於其他的員工都因此噤聲,周醫師只好孤軍奮戰,幸好上個月高等行政法院已為周醫師平反。陳律師指出,政府不能以空洞的「緊急情況」逃避決策錯誤之責任,否則每個人都將來都可能是緊急狀況的受害者,更何況,其他被封為烈士的醫護人員,究竟是被SARS害死還是被政策害死,還需要我們繼續追究。周經凱醫師仍會在法律上爭取他應有的權利,並將於近期針對名譽受損向馬英九、邱淑媞、張珩提起民事訴訟請求賠償;未來,將結合更多受害者共同向政府討回公道。

台權會最後表示,北市府應立即撤銷對所有未立即返院員工之處分,對於所有被封鎖於和平疫區,身心遭受嚴重威脅與傷害的人,北市府應該表示道歉並作合理的賠償,相關單位應積極追究北市府與衛生局首長的法律責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