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與遺忘的對決—SARS兩週年後的再省

陳尹暐 (台灣人權促進會法務專員)
2005年7月

二OO三年四月,由於台北市立和平醫院未做好院內感染控制,導致原本受控制的SARS疫情一夕失控,整個防疫體系瞬間崩解,SARS病毒就此禍延全台,造成台灣人命財產的重大損失,單是和平醫院的 SARS死亡率即是世界最高之單一地點死亡率。台北市政府不但未做好事前防疫工作,在疫情失控之際,又以錯誤的隔離政策召回全體和平醫院員工,將全體員工集中隔離於充滿病毒的和平醫院,又未成立接管小組進駐,妄圖讓和平員工自己組成生滅系統,明顯決策失當,此業經監察院糾正在案,按糾正文所示,該召回措施若為「強制隔離」,則在該院欠缺適當之隔離設施與足夠之裝備,且無適宜之隔離配套措施下,冒然召回隔離徒使受召醫護暴露於院內交叉感染之高危險環境中;如為照顧病患之醫護人力需求而召回,則於召回人員有無感染不明,自身仍需隔離觀察之際,豈能再負起照護病患的責任?凡此均暴露市府召回院內醫護的決策失當。

市府於召回期間更施以各種威嚇、污名化手段強要員工回院,事後對於未遵期回院者又祭出重罰,若對照監察院之糾正文,則市府召回和平員工隔離於和平醫院的決策既已遭到糾正,則對於當初未按期回院者之處罰即應主動撤銷,因此,本會呼籲市府應勇於面對錯誤,主動撤銷對相關人員之處罰。

市府於SARS相關報告中,曾以「和平封院是以少數人之犧牲換取大多數人的安全,此一決定應受肯定」為由自我標榜,我們認為,市府的說法完全模糊焦點,不但誤導封院與隔離的意涵,更無視於所謂的犧牲應該僅限最小限度的基本要求,根據市府會議記錄,中央已提供國軍英雄館做為隔離地點,市府卻硬是將所有員工召回和平醫院集中隔離,早已超越最小犧牲的範圍,市府官員不深自檢討,還說「即使政策60分,仍是可行」,這樣的心態,是否真心誠意面對錯誤,令人質疑。

對大多數的民眾而言,SARS或許已經過去,但對仍深處暗處的受害者而言,SARS惡靈仍然是揮之不去的暗影,市府相關決策人員未負起應負之責任乃是重要原因之一,其中,釀成大禍的市立和平醫院前院長吳康文,雖免兼院長職務卻仍任職於市立忠孝醫院師一級,這樣的安排,是否對得起那些枉死於SARS的罹難者?

在記憶與遺忘的鬥爭中,唯有堅持追求正義與深刻反省,遺忘才不會一再展示實力,時值當年的「落跑醫師」周經凱被以違背醫學倫理為由遭停業三個月的處分訴訟勝訴之際,我們深盼能藉此再一次提醒每一位國民,在SARS事件的背後,深藏著我們不易察覺的複雜形貌,需要我們在事件過後確實停下腳步,回頭檢視在集體恐懼下所生的集體意識,該還公道的就該還,不論是何種形式的受害者,我們都該給與同樣的關懷,市府對於所有的受害者也該展現最大的內省誠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