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展音樂會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天堂的小孩

高榮志(台權會執委)

簡陋的籃框,或許可以象徵著家中經濟地位的高低,卻不會減損打籃球時、空心球穿越籃框而過的單純樂趣。
連接台北縣三峽和鶯歌的三鶯大橋下,住了一群原住民,他們是習慣依水而居的阿美族部落,離開東部、來到台北打拚的一群人,自從有海山煤礦開始,這群人就一直棲息在三鶯大橋下的溪畔,跟其他的社群、部落、家庭一樣,舊成員離開著、新成員加入著,小孩子出生著、茁壯著。

這是一塊簡簡單單的樂土,簡單的木板房、簡單的食衣、簡單的家人、簡單的快樂,正因為簡簡單單,所以,向來與世無爭,直到,國家認為,這群簡單過活的人,不可原諒地「佔據」了「公有河川地」,於是,政府興起了各式各樣「理所當然」的「理由」,「合法」地要求這群人離開他們居住已久的土地,當然,警察、怪手、推土機、大卡車,都是「合法」的。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多明尼克的永恆提問

蔡崇隆(紀錄片工作者)

我知道如果你拿殺我的費用,來投資我的生命,我也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但是相反的,他們不投資我們的生命,而投資在「毀滅」。
多明尼克.傑羅姆.葛林

死刑犯多明尼克在<汝不可殺人>續集紀錄片開頭,就點出了死刑制度背後,隱藏了一個邏輯何等怪異的「死刑經濟學」。這種從中古時代就宰制多數人類社會的主流思想,在二十世紀逐漸受到挑戰。人們慢慢理解,與其花費巨資興建監獄、設計昂貴的殺人機器來處決源源不斷的「壞蛋」,為什麼不把這些錢投資到生產「壞蛋」的源頭社區與教育系統?

說穿了,除了少數醫學仍不可解的病態犯罪者,有誰能證明誰天生是壞蛋,而無權活在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的罪犯形成,只要追索他(她)的成長過程,幾乎都與後天的家庭、社區或教育功能失靈有關,也就是說,在罪犯的童年,往往是身邊的成人為他(她)埋下了日後犯罪的因子,為什麼國家不處決那些始作俑者的成人,而要對付這些當年無法抵抗的小孩呢?這到底是哪門子的正義思想?我想沒有人答得出來。尤其當這些質疑是來自於非裔藍領階級的年輕死刑犯多明尼克。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部國之間

高榮志(法律扶助基金會律師、台灣人權促進會執委)

在2005年9月颱風過後,位於新竹縣尖石鄉玉峰村之司馬庫斯部落,發現因風雨倒榻之櫸木一株,經部落會議依傳統慣習決定,風倒之樹木由先發現者享有,於是派遣三位泰雅族青年前往運回,但林務局卻認為因風傾倒之櫸木仍屬國有財產,依森林法並不得為私人所有,於是一狀告發三位青年觸犯森林法第52條之加重竊取森林主產物、副產物罪名(因為結夥二人以上、而且使用車等搬運設備,所以加重處罰),本案經新竹地方法院於2007年4月18日判決3位被告6個月有期徒刑,易科罰金各16萬元,緩刑2年。

判決出爐後引發泰雅族部落嚴重反彈,於當月24日即群召族人北上台北至林務局抗議,因未獲具體回應,是再於5月30日與捍衛司馬庫斯行動聯盟,到行政院前展開「Pinhaban530攻守同盟,捍衛司馬庫斯土地主權」之另一波抗爭,事後政府各部門雖有就「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展開座談,然而對於如何劃分、屆定「傳統領域」仍然無法達成具體之決定,時至9月28日,高等法院仍然作出三名泰雅族青年觸犯竊盜罪之有罪判決。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