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居住證爭議】沈伯洋:臺灣應守住人權,並強烈回應政治併吞

本文為台權會執委沈伯洋於2018/10/10參與「不要讓台灣成為克里米亞──中國居住證的風險與因應」論壇時之發言稿,原標題為《國民化問題》。

中國目前對台的手段是不斷翻新的。而中國對台國民化,可以分成三個層次:強制攻擊、心智弱化,以及引誘。而引誘當中,又涉及一些心理的陷阱。

第一,強制攻擊方面,斷交是一個起頭,除了國際交往上的問題之外,中國在外部環境上營造一個台灣孤立無援的情境,搭配這個情境的就是中國推行的惠台政策,或者以台胞證通往聯合國等等,以及主張中國對台灣的司法權力(如李明哲案)。中國在法律上吃台灣豆腐,更在外部環境上,營造台灣屬於中國的情境。這些強制攻擊當然我們會能做的比較少,只能透過小國的戰略來抵抗。

第二,就對於內部與文化的改造,中國向來深入台灣各界不遺餘力。由於文化與意識上的抵抗原本就是個人意志問題,所以如何能夠弱化台灣人的意志,當然會是對內國民化的重點。從經濟上使力是一個(例如服貿),兩岸一家親(政治人物發言),從文化上宣示台灣屬於中國是一個(藝人表態),這些語言上的改造因為具備半強迫性,所以在心理學上,能夠抵抗的方式是以正面的態度迎擊。這次的東奧正名就是一個角力上的運動,對文化上的意識有確實的增強作用。

然而,最麻煩的是第三種的引誘方式。例如這次的戶籍事件,畢竟要不要領戶籍,除了台商之外,沒有強迫的意味。而這種沒有強迫意味的事情,卻會因為第一與第二項的交互作用下而產生:一旦台灣在國籍上孤立無援,文化上又沒有抵抗意識,就很自然地會「主動」選擇原本看似不可能的選項。針對這種事情,在行為經濟學上,可以說是中國不斷用前兩者製造「推力」,使第三種的自然選擇發生。針對此,在文化意識不夠強的情況下,如果政府沒有作為,在國際賽局上將是非常吃虧的一件事。不但對內無法營造正確意識,對外也是在傷害台商。這些對於自己國民不保護的措施,很可能造成政府在歷史定位上的危機,宜慎思。

而在此引誘中,又會造成進一步的分化:除了故意營造「把台商往外推」的形象,由於臺灣重視人權,勢必將造成人權的論爭,無論是居住權、參政權、甚至健保等的排除。這種論爭乃對方所樂見,進一步當然將使的抵抗減弱許多。

對此,我們政府必須做出強烈的回應,在要顧及人權之下,當然不應傷害國民。然而,下列三點必須遵守:第一、形式上的宣稱,例如除戶、拒絕參政等,必須釐清,然而強度自然有所不同:參政乃積極審查,除戶乃自動通報,在前者涉及國家安全之下,自然可以符合比例原則。第二、選擇他國身分證,原本就應該有代價,而此代價亦會因為國家不同而改變,此代價不可能為零,此乃政府需宣示之事項。第三、健康保險以居住為原則,任何居住的「住民」本就應有健保之保護,此役符合公共衛生之要求(傳染病方得控制),然而若居住地不在臺灣,即不符合健保之要件,此限制不但符合比例原則,且為地域性公共衛生之基本要求。如果中國之身份證無法提供有效之健康保障,則應警示國人取得身份證的代價之利弊。例如,取得身份證之後,即有可能有司法追訴之危機:西班牙、肯亞、菲律賓皆有適當的例子。

若能將三點遵守,則臺灣仍能守住人權之主張,並對政治之併吞發出適當的賽局訊號,避免輸掉這場心理戰。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