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HR PAS】2014夏季號:323~324行政院國家暴力專刊

 

 

編輯室報告

自己的歷史,自己寫 

曾任臺灣總督府民政長官的後藤新平說:台灣人貪財、怕死、愛作官。長期以來,主流的歷史詮釋與書寫掌握在統治者手上,被統治者也時常在統治者的催眠中自我否定,認為自己沒有用、甘願將權利讓渡給統治者,因而讓統治者得以掌握更大的權力。

近年來隨著各種民間研究資料的釋出,逐漸揭露出那些被統治者所掩蓋的歷史真相,不論是反帝反殖民的地下組織、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黨外運動…我們再再看見台灣人堅強抵抗強權,捍衛民主與人權的故事。是這一股不見於主流史書,但真實存在於每一段歷史中的人民意志,才得以成就今日台灣的民主。       

執政當局時常以「暴民」指稱抗爭者,三一八之後,對於抗爭民眾的抹黑與定罪更是有增無減。因此,本期季刊意在忠實地呈現三二四佔領行政院事件的事實:國家機器無情暴力打壓、台灣人民堅毅抵抗的紀錄。這些一個個走上街頭、就算被打、就算流血,仍舊勇敢、矢志守護得來不易民主的台灣人民;他們的名字沒有辦法被寫進統治者的歷史中,但是,我們可以自己書寫,我們的歷史。

 本期季刊共分為三個主題。第一個主題盡可能呈現當晚國家暴力的真實樣貌。在無法期待國家調查報告的前提下,我們蒐集了大量民眾的證詞回覆。同時,也透過訪談、檢視相關的影像紀錄,還原三二三至三二四該晚行政院到底發生了哪些事情。我們將行政院整體分為五區,分別是北平東路、中山北及忠孝東、行政院前門廣場、主建築物及院內靠天津街側L型車道。每個區域分別有引言整理與時間軸,搭配上民眾的證詞。基本上民眾的證詞我們只更改了錯字與標點符號,及配合版面大小摘選合適的段落,其餘並無太大更改,忠實呈現民眾的親身經歷。

第二部分則是邀請當晚也在行政院現場,提供自身專業能力維持現場狀況的幾位夥伴來分享他們當晚所感受的國家暴力。羅婉婷律師看到法治無情地被踐踏、莊淨為醫師目睹國家暴力無差別地施加在人民身上,甚至阻擋醫護救援;魏揚為了避免場面失控主動拿起了麥克風;閃靈主唱Freddy,同時也是台灣AI分會理事長,立刻將行政院現場狀況散佈給歌迷及AI總會知悉;社運工作者「狐狸的玫瑰」則義不容辭地扛起安撫現場及非暴力抗爭的教育工作。第三部分則是整理了目前為止執政當局針對三二四執法過當的回應。令人遺憾的是,至截稿日為止,馬政府仍未正式成立調查小組,深入調查當天執法過當的行為,更不用說對國家暴力負起相關責任。

最後的附錄,則放上了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於二〇一三年出版《奪回街頭》一書中給各國執政當局的相關建議以及台灣農村陣線所出版的《非暴力抗爭手冊》。隨著街頭運動的衝突,也激發了更多關於權力與抵抗的討論與思辨。國家作為公權力的執行者,我們如何看待國家在「維護秩序」與「暴力相向」的一體兩面?如ACLU所建議的,針對國家提出某些暴力使用的限制及規範,是否就能抑制國家暴力的施加?最核心的問題應是,我們該如何看待暴力?我們是否允許暴力作為被壓迫者(在某些特殊情境下)的一種抵抗手段嗎?又或者我們應該堅持非暴力抗爭立場,主動學習更多元的非暴力抗爭手段以回應當局的威權作風?民主尚未成功,讓我們一起在三二四所記錄的血淚、傷口與苦痛中,堅強而溫柔的帶著上述的問題繼續思考、繼續前行。

 *參與三二三佔領行動的人民,最多時可能高達六七千人。我們無法百分之百的確認當天晚上每個角落、每個時間點發生了哪些事情。但是我們也盡我們所能去求證、還原、檢視當時的現場。若本期內容有不符現實之處,也請來信:tahrwebmail@gmail.com,我們將會進行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