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死刑

【投書】徐自強案說明了死刑「不可回復性」的風險(翁國彥)

西方文明用以象徵公平正義的女神Justitia,蒙著眼一手持劍、一手持秤,代表客觀、公正、不徇私地行使制裁犯罪的國家武力。然而,台灣目前死刑案件的審理與量刑現況,恐怕比較類似國家不分青紅皂白、蒙著眼一劍刺死罪行輕重不明的被告;而即使在法治文化發展遠遠超越台灣的歐洲國家,也承認由平凡人操作的法院,無法在每個案件中作到準確無誤的判斷,或避免對有罪被告作成錯誤的量處死刑結果,可見蒙眼女神在死刑案件中只是難以企及的夢想,惟有廢除死刑制度,才能徹底解決國家誤殺、濫殺的風險。

「沒有人應該被這樣對待」~了解鄭性澤案,支持鄭性澤

很多人聲援鄭性澤,但也有很多人對於案件真相質疑。鄭性澤平反大隊的成員都是在詳細研究後認為不可能是鄭性澤所做才參與救援。因此,我們懇請大家,請先嘗試了解這個案件再來評論。在司法的面前我們都很卑微,一個不小心,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為死刑的被害者。

[投書] 兩公約只剩下死刑議題?真是天大誤解(施逸翔)

在媒體推波助瀾的情況下,一般社會大眾恐怕都認為「兩公約」只是在幫所謂的「壞人」的工具,因此有一種呼聲是想要廢掉兩公約施行法,但我們必須注意的是,一方面我們有沒有先好好看過兩公約第六條有關生命權的條件是什麼? 以及兩公約是把1948年的世界人權宣言進一步法律化的國際人權法,裡面涵蓋了很多重要條文。讓我們看看本會副秘書長怎麼說。

【投書】犯罪:從來就沒有特效藥(邱伊翎)

若我們不想讓兇手將我們的價值觀也奪走,請不要再繼續鼓吹暴力,鼓吹說要殺死誰誰誰,或是鼓吹立法把『未來』所有『可能』會犯罪的潛在危險分子全部都關起來,所謂的 『潛在危險分子』的判斷,往往都是帶有種族及階級的歧視跟假設。如何在未來的新聞報導中,不要再繼續二度傷害被害者家屬,及如何提供被害者家屬有效的協助,才是政府真正該認去思考的課題。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