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自身經驗的邊界─「社運素人」的公民參與體驗

何宜潔/台權會實習生

環境形塑一個人,包括怎麼去解讀與理解事情的觀點,但是我們未必能夠意識到自己在情境中的「被影響」,除非接收到了與以往不同的刺激,才會開始往回追溯脈絡。
能夠在台權會實習是一件讓人感到高興又惶恐的事,在此之前我幾乎是個對社會運動不聞問的人,偶爾瀏覽社論文章,或是在茶餘飯後談論最近的新聞話題便就此了結,就像大多數人一樣的漠不關心,但又搭著順風車擁有著那些爭取過後得來的權益。

「佔領運動」的人們到哪裡去了?

節譯/林品君 台權會志工

「佔領運動」出了什麼問題?那就是,他們可以如雨後春筍般地發展,卻也在警察一介入後就瓦解,是出於同一個原因:對網路社群的依賴。如同土耳其裔美籍的社會學家Zeynep Tufekci正確地指出:「這些大型的公民運動,令人費解地消退,卻沒有達成你可能從他們的運動規模所期待對政策的影響」。她並說,「用科技來集結一個盛大的運動,比用來建造一個長久的組織要容易多了,而且人們容易錯把前者當成後者。

[新聞稿] 321民主日街頭憲政草根論壇: 國會選制改革:民主是多元的還是多數的?

3月21日下午,公民憲政推動聯盟於立法院濟南路口舉辦街頭憲政草根論壇,以「國會選制改革:民主是多元的還是多數的?」為題,由三位引言者進行導言,分別是東吳大學政治系副教授林瓊珠、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黃長玲與經濟民主連合召集人賴中強。主持人呂家華介紹手勢與其意義,讓參與者了解表達意見的程序,以及如何判斷共識強度的標準。

林瓊珠首先介紹,民主國家使用的選舉制度與實踐問題。就選制運作方式而言,有多數決制、政黨比例代表制與混合制,背後反映著不同的民主價值。其中,選票轉換國會席次的算法,牽涉到比例性與代表性的問題,各國操作有所不同。使用多數決的國家,大黨容易獲得較多席次,形成兩黨競爭的生態,優點在於責任歸屬明確、政治穩定與決策效率高,但也可能造成大黨過度代表的問題;比例代表制則較有利於小黨生存,多黨制的生態讓不同的聲音能被聽見,代表性較高。晚近,許多國家選擇採取這兩者的特色,所以形成各種混合制,例如德國的聯立至與日本的並立制,在席次計算方式上,並立制的總席次分為區域與不分區,分開計票彼此互不影響;聯立制則以政黨票為主,影響區域與不分區的席次分配。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