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權會X法扶:看見流亡者系列之一】臺灣也有難民嗎?

過去以來,臺灣面對難民議題的處理像是在泥濘裡行走,相關部門從外交部、內政部移民署到蒙藏委員會,慣以專案審查的方式面對積累眾多的個案,行政裁量淪為恣意,缺乏對難民議題法制化的積極作為,尋求庇護者在渾沌不明的程序中等待,申請被駁回的理由亦無從得知,甚至連一紙行政處分書面都沒有,後續的救濟管道無以為繼。

難民身分甄別的制度化與相應的權利保障,也需要立法權的進場,臺灣的《難民法》草案目前通過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查,仍待最後的三讀。如果我們樂觀地假設,《難民法》的立法作為一個修繕的契機,讓尋求庇護者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以及最後的結果為何不具備難民身分,整個過程在公開透明且正當的程序中進行,也才能夠真正回應社會大眾,修補那對於難民議題的陌生與空白。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六】認真對待公約(孫健智)

儘管各公約裡有若干規定,不待立法就能直接適用,卻也仍有許多規定,必須經由國會制定國內法,才能落實。事實上,即使是具有直接效力的公約條款,法院的角色,多半也只是消極保障人權、免受侵害,人權的積極實現,仍有賴行政、立法兩權的努力。兩公約施行法規定:「各級政府機關行使其職權,應符合兩公約有關人權保障之規定」不只是司法的責任,而是整個國家機器的義務,同時掌握行政、立法兩權的執政黨,對於履行公約的責任,若仍是逃避,既可恥,又無用,哪個比較糟糕,好像一點都不重要。

(圖為艾莉諾●羅斯福手持西班牙語的世界人權宣言,圖片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uman_rights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五】確立人權價值,深植於政府組織(黃嵩立)


蔡政府上任以來,還沒有發表關於人權的政策規劃,甚至在蔡總統的就職演說中,也未出現「人權」兩字。要說蔡政府不關心人權,倒也言過其實,因為司法改革、年金改革、長照2.0、向原住民族道歉、轉型正義等等工作,都與人權密切相關。由此可見,「人權」一詞所指涉的範疇,在台灣並沒有清楚的界定,一般人對人權的聯想,恐怕不是人性的基本價值,反而是社會的爭議。弔詭的是,亞洲國家工作伙伴常稱許我們的人權處境,尤其是民主政治、言論自由、宗教自由、性別平等各方面的進展,在亞洲獨樹一格。此次同性婚姻民法修正案,更是亞洲同運人士關注的重點。台灣若能有所突破,將是亞洲地區一盞明燈,為廣泛被壓迫的性別少數燃起希望。數十年來,公民社會的組織與論述能量逐漸累積,相較之下,政府保守而遲緩,使得許多人權問題懸而未決。本文將嘗試分析現況,並提供建言。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四】說好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呢?(施逸翔)

在眾多人權政策與承諾中,成立一個專責人權事務、符合「巴黎原則」(The Paris Principles)的國家人權委員會,是蔡英文總統及其全面執政的新政府,沒有藉口也不應推遲的人權事務。此事從民進黨第一次執政前,公民社會在1999年就開始倡議的人權機制,後來陳水扁總統在2000年520就職演說中的「人權立國」,就明確宣示「實現聯合國長期推動之人權主張,宣示設立獨立運作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喊到現在已經過了17年,萬事皆已具足,只欠一道東風,那就是蔡英文政府不能在520上任後對此政治承諾一片沉默,必須對社會各界展現明確的意志,願意啟動這個重要的、保護及促進人權的基礎建設。國家人權保障機制的動土儀式,不能再拖了!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三】集遊權不是異議者謙卑祈求的儀式 (周宇修)

總而言之,集遊法的修正迄今還只是在原地踏步的階段。畢竟,行使集會遊行的權利,就是一種對當權者的最直接挑戰,而導致無論誰取得政權,對於集遊法的修正便開始顯得意興闌珊。也因此,我們往往看到政治人物於在野時厲聲表示應該要更保障人民的集會權利,但當在朝後卻又噤若寒蟬,著實令人心酸。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