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 修法活化公民社會!拒絕NGO參與?

 1989年,許多因名稱有「台灣」而都被內政部禁止登記的人民團體,共同舉辦了一場「反人團惡法」大遊行,用一個巨大的木製牢籠作為遊行道具,參與者全站在牢籠內遊行,象徵「人團法」對於人民結社的諸多限制。台權會當初在向政府登記立案的過程中,更因當時的內政部以全國性的人權團體已經有「中國人權協會」為理由,因而拒絕台權會的立案登記,後來台權會於1997年在陳菊任台北市社會局長時,才完成立案,成立33年來,本會關注無數「全國性」的人權法案、政策、參加公聽會發表意見。如今,卻告知本會之立案,成為無法參與內政部修法會議的理由?

[投書] 兩公約審查,官僚與人權的寧靜對決(施逸翔)

涉及「兩公約」的社會運動,發生在各種緩慢的、集體分工的「報告撰寫」當中。政府各機關分工撰寫國家報告,以接受國際專家的外部審查;非政府組織(NGOs)則撰寫「回應與批評國家報告」的影子報告。雙邊一來一往,看似寧靜有禮,其實字裡行間處處充滿衝突與攻防。政府所批准的兩公約,皆內建「國家人權報告制度」,每四年就必須要定期進行「兩公約國家報告國際審查」的實地演練。在2009年馬英九政府主導通過兩公約入法後,2013年碰到第一次審查,而今年是第二次。在這項法定程序中,政府和NGOs 必須透過國家報告與影子報告,進行一場長期抗戰的人權拔河。這個過程耗時慢長、門檻高、議題多元,注定難以引起新聞媒體和公民社會的注意。  
(感謝照片由唐博偉 (Bo Tedards)提供)

對於2017兩公約第二次審查之聲明

Image may contain: 2 people, people sitting and indoor

我國政府從1/16-18邀請了十位國際人權專家來台進行第二次兩公約審查。審查委員在今天1/20於法務部做出78點「結論性意見與建議」,並由行政院的林美珠政務委員接下結論性意見,總統也做出聲明

台灣人權促進會特別針對本會關注的議題:國家人權機制、難民不遣返原則、提審人身自由、通訊監察隱私權、集會遊權、居住權及迫遷,作出我們的觀察及回應。

台灣政府如真的要與國際人權接軌,就必須落實國際人權公約的規範,台灣的人權問題當然不只是結論性意見所提的78個問題而已,但要具體落實改善這78個問題,仍有待政府持續與民間團體的對話及後續作為。我國政府仍持續缺乏一個整體的「國家人權動計畫」,來具體落實公約條文及委員的建議!

總統在今天的新聞稿說,兩公約是人權標準的「地板」,而非「天花板」,我們非常期待,這個「地板」可以趕快建好,不要再是一個「充滿破洞的地板」!

2017台權會志工招募計畫:難民與無國籍者

你知道,台灣有一群難民和無國籍者嗎?2017台權會志工招募計畫,讓你深度暸解議題,並製作給難民/無國籍者的異國求生手冊!

我們計畫產出一本難民服務的實用手冊,概念類似台權會2016年1月出版的《抗爭防身手冊》,主要以協助尋求庇護者的工作者為對象,無論目前在立法院程序中的《難民法》草案未來是否通過,我們都希望藉由這場培力,拉近臺灣社會與難民議題之間的距離;假設未來立法通過,身處審查程序之中的尋求庇護者,可能面臨什麼樣的難題,相關主管機關的執法過程是否公允,以及來自民間的聲援(法律扶助、創傷治療等)該如何到位?

【台權會X法扶:看見流亡者系列之三】難民,誰來認定?聯合國難民署與庇護國政府之間的磨合

接續著前兩篇關於難民無國籍者的基礎事實理解,今天想更進一步談實務層面的問題,在聯合國難民署(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簡稱UNHCR)與各國政府之間的磨合。提到聯合國,或許身處臺灣的多數人迎面而來的感受是,被隔閡於世界之外的疏離感,但難民議題中至關重要的難民身分甄別(Refugee Status Determination, 以下簡稱RSD)與難民保護的工作,是即便非聯合國會員的臺灣,也不得不面對的問題。也因此,第一個最直觀的疑問可能是,難民身分的認定是庇護國的政府來做,還是聯合國難民署來做?聯合國難民署有權代替一個國家決定要不要收、收多少難民嗎?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