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罪聲明】針對Hydis工人案台灣聲援者抗議移民署遭訴 二審無罪聯合聲明

因聲援韓國Hydis關廠工人(以下簡稱Hydis工人)遭移民署粗暴遣返一事,於2015年6月至移民署前抗議並朝建物丟擲雞蛋、蛋液,後續遭檢方以《集會遊行法》第30條侮辱公署以及《刑法》第135條妨害公務執行之罪名起訴一案(105年度易字第294號)一審無罪卻遭檢方執意上訴,今年3月8日高等法院宣判本案(105年度上易字第2366號)上訴駁回,三人均無罪定讞。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 --台權會針對各組委員推薦人選之回應

「司改國是會議」即將於20日召開分組會議,在司改國是會議各組委員名單產生過程中,本會執行委員與秘書處現職人員中,雖有基於其學者或個人身份,受到來自各個直接或間接之不同管道而徵詢或推薦者,但台灣人權促進會(以下稱本會)作為一個「非政府組織」,從未正式被以團體身分受邀或推薦。

雖然許宗力院長表示:「司改籌委會決議從對司改有積極建言的民間團體挑選,很自然就推薦司改會、台權會及婦女新知等團體律師」。不過許院長推薦的「高榮志、尤伯祥、林永頌、高烊輝及林實芳」五人,皆非本會現任執委或秘書處成員。

從「司改國是會議」的籌備及名單產生過程來看,充滿各種不透明,也並未充分諮詢相關團體意見,卻又一再欲使民間團體來為之背書,本會並不認同此種操作手法。我們也將持續監督「司改國是會議」的發展,並適時提出本會意見及相關行動或回應。

[新聞稿]【人民團體法】修法是活化或持續箝制NGOs? 要求內政部擴大公民社會參與 ---人團法「非績優」團體場外記者會

Image may contain: 3 people, outdoor《人民團體法》的前身是《非常時期人民團體法》及《動員戡亂時期人民團體法》。這部法律從1942年立法至今,僅有8次修法,更集滿4個違憲解釋,其中有2個違憲,更是主管機關自己所訂定的子法違憲。該法長期以來都是用來箝制公民社會,壓制人民集會結社自由的「惡法」。

未來的修法,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重新歸還人民的結社自由? 還是透過培力、補助等方式,再度讓社會團體依附在政府的管控之下,仍有待觀察。但修法的第一步,就是應該廣納更多公民團體的意見,才有可能認知及面對目前各團體所遇到的各種人團惡法下的家父長制管教問題。否則,參考再多的國外法令,也無法對症下藥。

[聲明] 修法活化公民社會!拒絕NGO參與?

 1989年,許多因名稱有「台灣」而都被內政部禁止登記的人民團體,共同舉辦了一場「反人團惡法」大遊行,用一個巨大的木製牢籠作為遊行道具,參與者全站在牢籠內遊行,象徵「人團法」對於人民結社的諸多限制。台權會當初在向政府登記立案的過程中,更因當時的內政部以全國性的人權團體已經有「中國人權協會」為理由,因而拒絕台權會的立案登記,後來台權會於1997年在陳菊任台北市社會局長時,才完成立案,成立33年來,本會關注無數「全國性」的人權法案、政策、參加公聽會發表意見。如今,卻告知本會之立案,成為無法參與內政部修法會議的理由?

[投書] 兩公約審查,官僚與人權的寧靜對決(施逸翔)

涉及「兩公約」的社會運動,發生在各種緩慢的、集體分工的「報告撰寫」當中。政府各機關分工撰寫國家報告,以接受國際專家的外部審查;非政府組織(NGOs)則撰寫「回應與批評國家報告」的影子報告。雙邊一來一往,看似寧靜有禮,其實字裡行間處處充滿衝突與攻防。政府所批准的兩公約,皆內建「國家人權報告制度」,每四年就必須要定期進行「兩公約國家報告國際審查」的實地演練。在2009年馬英九政府主導通過兩公約入法後,2013年碰到第一次審查,而今年是第二次。在這項法定程序中,政府和NGOs 必須透過國家報告與影子報告,進行一場長期抗戰的人權拔河。這個過程耗時慢長、門檻高、議題多元,注定難以引起新聞媒體和公民社會的注意。  
(感謝照片由唐博偉 (Bo Tedards)提供)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