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回答我》台灣首映|難民法圓桌論壇系列活動

Eunice、Jeremiah和Brian這三個家庭,從剛果輾轉來到韓國,面臨各種難民的際遇——他們不斷地訴求獲得身分,如同他們的生活處處被要求證明自己是誰一樣。然而,他們得到的是沒有盡頭的回答,周而復始。這三個孩子不曾去過剛果,也無法回去那裡,因為父母的關係,他們也被視作難民,他們出生韓國,卻無法取得韓國的公民權。行政單位的回答總是:「他們是『無國籍』。」這些孩子以這樣的狀態,探索他們的世界。無論在哪個國家、以什麼樣的名字,「生活的地方」意味著現在、在這裡,即便每個流離到韓國的原因不盡相同,但他們都在這個起點擁抱著期待,期待一個新的開始。無聲的鏡頭背後,《Please Answer Me / 請回答我》傳達著這些希望。

[投書]「國家安全」 多少罪惡假汝之名(王曦)

我國政府在救援李明哲之外,還應該要做的是,直視台灣總是聲稱重視的民主、人權價值──在接下來想要繼續提案各種「國家安全」、「保密防諜」、甚至可能踩線言論自由和隱私權的「反滲透法」時,法律草案的內容,將回答台灣人民政府所認為的「什麼是國家安全」。

難民法圓桌論壇 Refugee Roundtable in Taiwan

台權會從2001開始關注台灣境內的尋求庇護者個案,並提供協助,讓個案從外國人收容所中釋放,對於非法入境誤闖軍事基地者,提供法律協助。(...)目前《難民法》已經在2016年8月2日,在內政、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完成審查,並等待排入院會三讀。

無論難民法》是否通過,由於台灣目前每年皆有來自各國的尋求庇護者個案不斷產生,雖然數量不多,但我們認為移民署須儘速建立一套審查機制,並與民間團體合作,提供個案相關法律及生活或語言上的協助。本會與亞太難民權利網絡(APPRN)、立法院跨黨派國際人權促進會將於4月25日舉辦難民法圓桌論壇,歡迎關心此議題的朋友踴躍報名。

【難民無國籍專題】之二:台灣為何需要《難民法》?

《難民法》草案在2016年出委員會,但是截至目前為止都還沒有辦法排入二、三讀,所以還未生效。《難民法》從2005年開始推動一路至今已經12年,過去因為草案裡提及難民的定義,必須是直接逃難來到我國,不能經由第三國轉來,可以理解在這樣的條件下,最多的潛在難民會是來自中國,這就牽涉到兩國論的立場而爭論不休,12年來不斷受到阻擋,皆是因為這樣的緣故。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