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展音樂會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北韓的1989「閱兵」(Parade 1989)

林佳範(台灣人權促進會副會長、台灣師大公領系副教授)

這不是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一九八四〉小說的場景,也不是一部好萊塢的劇情電影,這是波蘭導演Andrzej Fidyk紀錄1989年北韓慶祝建國40週年的閱兵大典有關之影片。本片沒有任何導演的旁白或評論,完全引用北韓文宣的內容。北韓的領導人很滿意這部片,曾經想要頒獎給這部片的導演,可是因北韓駐華沙大使館的反對而作罷,因為,他們很清楚地知道北韓以外的人對此片的反應。這是一部「忠實的紀錄片」或「北韓的愛國宣導片」,就看你從那個角度來看。

導演知道自己不可能「自由地」訪問或紀錄自己所要的內容,但卻也因此遵照北韓當局的精心安排,很「詳實地」紀錄極權專制政權的意識型態機器的運作。其中包括將領導人神格化的運作。比如金日成小時候在放牛的時候,超過時間沒回家,他爸爸就去找他,結果發現他正努力地研讀書籍,思考如何解救韓國脫離日本的統治。這讓你不禁想起,我們在台灣也聽過蔣中正這「民族救星」,小時候看鮭魚溯溪的力爭上游故事。相同地,影片中小朋友從小就要知道,獨裁者如何的偉大,必須熟知他們的故事,就像自己的親人一樣,沒有他們就沒有我們,在無形中灌輸忠誠的意識。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Jan Palach

林佳範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會長、台灣師大公領系副教授)

影片開始沒多久,即在旁白中指出:「根據聖經舊約的記載,面對前人長眠之所在,必須心懷虔敬,墳塚必須保持完整,為永生之日做好準備,但從歷史來看,人們時常遺忘此教誨,活人的力量常常更勝死亡權勢,對死者不敬的舉止,大都是政治因素使然,原因包括恐懼、報復以及懲罰、憎恨」。是誰的屍骨,連在墳墓內都不得安寧?是怎樣的政權,連死後的人都不放過?是怎樣的信念,能不斷地在人世間永久地流傳?
捷克在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即由Alexander Dubček所領導的政治自由化的改革,前蘇聯所領導的華沙公約組織,以坦克開進布拉格,在1968年的8月21日即被迫終止。一群大學生相約以死來明志,而Jan Palach(片中翻譯為「楊帕拉」)年僅21歲,1969年1月16日在布拉格的Wenceslas廣場,成為第一位以自焚的方式,來抗議華沙公約組織的暴力壓迫。他的喪禮,亦成為抗議蘇聯入侵和佔領的主要活動,而在同年的二月和四月,接連有Jan Zajíc(19歲)和Evžen Plocek追隨其腳步。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如果你是我生命的視界

如果你是我:生命的視界,韓國國家人權委員會之人權動畫

高榮志(台權會執委)

動畫分成六小段,分別訴說著不同的故事:(1)肢障小女孩的白日夢、(2)渴望被綿羊群在動物農莊裡接納的山羊、(3)傳統刻板兩性關係下的婦女在家裡所面臨的不平等、(4)現代美女標準化下肥肉多骨架粗女生的無形壓力、(5)由單車的角度看待外籍移工在異國辛苦討生活的遭遇、(6)唯有讀書高思惟下努力成為現代人類的升學掙扎。

動畫固然是由韓國人權委員會就韓國的人權狀態做了不少的反省,然而,南韓和台灣真像是一對相互瞧不起、卻又半斤八兩的難兄難弟,非但歷史情節愛恨情仇相互糾葛,經濟體制又彼此類似,且同受大中華文化圈的深刻影響,是故,這六部簡潔輕巧的動畫片,若不是夾帶著韓文的發音與配樂,直叫人驚嘆豈非正是在反應台灣的人權狀況嗎?
就讓我們以「如果你是我」的心情,來一一灠過這韓國/台灣的幾個過去曾發生、現在仍發生、希望將來不會再出現幾段踐踏人權的影像: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Occupation佔領

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編譯自En Masse Films)

《佔領》這部紀錄片,是要介紹一個學生團體如何採取行動,擊敗了一個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大學--哈佛大學。近十年來,哈佛大學的受雇者和工友,其薪水和福利都日漸短少,甚至可能被迫要裁員;就這此時,當地的學生站在他們這方,於2001年時,採取了一個行動為他們爭取權益;當數年下來和校方的和平協商都告失敗了後,學生們決定要「佔領校長室」,拒絕離開,直到校方保證會提供給所有受雇者合理的維生薪資(living wage)。

哈佛大學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大學。但這十五年來,當他們所收到的捐款日漸短少時,校方開始打擊工會,將工作外包,刪減其受雇工人的薪水到最低。這樣的情況使得許多哈佛的受雇工人必須在下班後另外再找工作,一天工作十四個小時以上,才能夠照顧養育他們的家庭。「你會覺得累到了一個程度,像螺絲釘一樣被扭曲」,一位清潔工工友如是說。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火線任務─台灣政治犯救援錄

台灣不會忘記─〈火線任務─台灣政治犯救援錄〉
林世煜(作者為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常務理事,作家)

檢察總長先生,我非常關心賀南德茲一家人遭到司法警察迫害的情形。
我呼籲當局保證賀南德茲一家人,不會再受到刑求或虐待,
應該立即起訴或釋放。也呼籲當局保證,以刑求逼供所取得的自白,不得當做證據。

二OO七年九月中旬,在青輔會「台灣青年國際參與」獎項的贊助下,「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幾名青年志工,帶著一面「台灣不會忘記」的大橫條幅,到日本進行一個月的見學之旅。參訪以戰爭、人權、和平為主題的紀念館;並沿途拜訪在六、七O年代,參與台灣政治犯救援的人權工作者,以及各地的人權團體。

回國之後,這一群青年呼朋引伴,加入「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經半年審核,正式成為第32小組。在本片的結尾,小組圍著基金會的長桌,正給那位檢察總長先生寫請願明信片。

看陳麗貴導演的〈火線任務〉,樂聲響起,特寫手部持刀削刻蠟蠋,自那一剎那,影像聲音匯成熱流,緩緩犁過心版。觀者被彌平,心無旁鶩;又被淹沒、覆蓋,滿滿的漲起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