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程序

依中華民國〈個人資料保護法〉第5條,個人資料之蒐集、處理或利用,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蒐集之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根據〈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2條,通訊監察,除為確保國家安全、維持社會秩序所必要者外,不得為之。前項監察,不得逾越所欲達成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侵害最少之適當方法為之。根據〈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3條,民眾在網路上所發送、傳輸及儲存之文字、影像完全符合第3條中對於「通訊」的定義。

根據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2013年10/28新聞稿指出,「當檢警調取得監聽票後(法院事先通常很難詳細審查),只要輸入特定的電話號碼,電腦系統就會開始自動擷取該門號所有的通訊內容,包山包海!不僅是電話的通話聲音,只要是透過該門號所發送的email、簡訊、臉書訊息、WhatsApp、以及目前最夯的Line傳訊等等,任何的內容,包括聲音、影像、圖片、檔案、機密文件、私密訊息,均一概會被攔取、擷錄、複製,包山包海全都錄,先錄了再說,之後才任由檢警調隨意挑選想要的內容。」

從2008到2012年5年間,台灣檢察官平均每年聲請件數高達15,312件,法院核准的比率七成以上。監聽票的監聽內容包含如此之廣,令人感到擔心的是法願再做出此一授權時,是否真的理解其中對人民的權利侵害。但是除了法院核發「監聽」所取得的內容之外,政府各部門對於指示純粹網路上的其他個人資料的取得(非涉及電話),似乎並無須遵守〈通訊保障及監察法〉這一整套規定。

根據<通訊監察法>第16-1條,通訊監察執行機關、監督機關每年應製作該年度通訊監察之相關統計資料年報,定期上網公告並送立法院備查。但是歷年司法院的統計,僅揭露有關法院核發的「監聽票」之數據,對於政府部門向網路業者索取網路用戶個人資料等,則無發布統計。政府部門要求網路業者移除資料,也無公布統計。

根據<政府資訊公開法>第9條,具有中華民國國籍並在中華民國設籍之國民及其所設立之本國法人、團體,得依本法規定申請政府機關提供政府資訊。本計畫的執行將分成四個階段,且資訊蒐集執行分成三種方式。

I. 第一階段

整理彙整相關法規,梳理出政府對於資訊網路產業的管理法規與授權處置程序。並透過焦點團體或私下拜訪、訪談,蒐集他們在實務工作上相關的經驗與建議,發展本計畫明確的資訊透明清單檢查表與網站內容規劃。

II. 第二階段

建置網站,並將初步蒐集的相關法規資料公布在網站上,並公布目前各企業自行公布的網路透明報告。

III. 第三階段

  1. 實質的資料蒐集與分析。執行策略上可分成三種層次的資料索取與蒐集方式。
    以研究計畫團隊名義,廣泛地發公文相關政府部門(法務部、內政部、內政部警政署、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內政部警政署通訊監察中心、內政部移民署、國防部、外交部、衛福部、經濟部、交通部、教育部),請對方提供近三年各部會向網路服務供應商、網絡平台或網站提出索取或移除用戶內容的數據、並提供其中有法院傳票及有法源依據之比例跟大致分類、及該單位索取或要求移除資料之標準索取作業流程(SOP)。
  2. 為使本計畫成效具後續政策倡議的動能,我們在過程中也將尋求立法委員辦公室的合作。並且,與立委辦公室建立了合作信任關係,也有助於立法部門對現行實務運作與法規缺漏的了解,作為未來修法或政策改進的基礎。若立委辦公室發文索取資料遇到困難,我們將辦理溝通座談會,由合作立委參與主持,並邀請各部會派員參與報告各部會索取及要求移除資料的流程及現況。
  3. 我們會將政府單位所提供的數據進行比對,並分析其落差,並將製作成簡明的圖表,以求讓讀者可以清楚看懂。

IV. 第四階段

計畫成果的呈現與發表。預計在2015年9月底召開記者會,公布我們蒐集到的數字的初步分析成果,分析選項將包括:基本分類、蒐集或移除原因、法律依據、法院傳票、是否符合標準流程等,並進行後續的政策倡議推動。

備案

若政府不願意公布任何資訊,我們也會將所有我們與政府往來的公文書予以公布,並讓社會大眾知道政府拒絕的理由為何,是否有法律依據。如無法律依據,也不排除向政府提出訴願。此外,若索取資料成果未如預期,我們也將另行要求政府須公布索取及要求移除資料之標準作業流程,並要求他們未來需公布此類統計資料,以受社會大眾監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