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私


2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國際資料隱私日(International Data Privacy Day,每年1月28日)。也不知該說幸或不幸,但這個每年全球各地活動四起的日子,今年正好落在我們的春節之間。

儘管什麼活動也辦不成(耶),但為了不平白浪費天賜良機,台灣網路透明報告還是動手整理了一些(我們認為)從2016年到2017年,可以持續關注的台灣隱私消息或事件,並試著附上相關的連結或推薦文章,希望可以給大家一個滿滿的春節隱私大平台。

read more

【國際資料隱私日特輯】從2016到2017,你應該繼續關注的台灣隱私新聞


以下為審查當日(2017/1/18)台灣人權促進會提交給國際專家之發言內容

● 通訊監察的抗告途徑是否有效令人質疑

自2014刑事訴訟法修法,新增通訊監察的抗告後,自認遭受國家不當監控的人民終於可以提起抗告。在此事實上,警政署在針對問題清單的回覆中所提供的統計資料,並未區分國家與人民所進行的不當通訊監察案件,無疑是一個誤導。且根據台灣人權促進會的調查,相較於台灣政府每年大量的通訊監察案件數(通常每年在15,000件以上),通訊監察的抗告數量顯得非常稀少(通常每年在10件以下),並且至今仍無成功的訴訟案例。因此,行政救濟的途徑是否暢通有效,以及伴隨而來能否檢測出不當通訊監察的可能,都相當令人懷疑。

● 國家情報機關的法律定義寬鬆。針對外國人之通訊監察沒有明確規範。國家情報機關亦無向公眾透明的義務

此外,根據《國家情報工作法》以及《通訊保障及監察法》,有許多的機關都可以在必要時,成為國家的情報機關,進行情報通訊監察。這樣會產生問題的原因是,一方面,除了「國家安全」已成為容易取用的理由外,同時也是因為《國家情報工作法》在第七條,並未就監控外國人時是否該遵守法律做明確說明,這從而讓人難以判斷某類型的監控是否為「任意或不合法」的。而若這類監控應遵循通保法,則通保法在此也有相對寬鬆的規範。好比說,它允許對外國人進行長時間的監控(如每次可申請一年),並且可能會監聽到由本國人所進行的跨境通訊。此外,最糟的可能是,通保法並未課予「國家情報機關」對公眾透明的義務。

根據法務部解釋,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目前僅規範和電信設備「即時」產生有關的資料。

最後,根據法務部的解釋,當前通保法只規範了即時由電信設備產生的通訊內容與資料,而不適用那些已存在或被儲存的通訊或資訊。這導致政府可以使用較少限制的法規去取得人民的通訊內容,從而也讓通訊監察容易處在一種合法但卻任意或不合比例的狀態。

■ 建議

綜上,我們認為建議政府的改進方式有三:
  1. 政府應將人民因受政府通訊監察而提出抗告的救濟情形獨立進行統計,並定期公開給人民。
  2. 「國家情報機關」及「國家安全」應該被更明確地指出其範圍,且負責國家情報的機關,即使因其性質特殊,但也該負擔起基本的資訊透明義務。
  3. 最後,網際網路為當前最大的通訊內容發生所在地,為保障人民的通訊隱私,政府不該自行限縮通保法的解釋,反而應儘量將網際網路的通訊(無論已被儲存與否)納入規範。

read more

兩公約第二次國家審查:台權會隱私權(公政公約第17條)發言單



〈誰挺你〉2014年「從政府要求中保護你的資料」電子前鋒基金會年度報告摘譯

中文翻譯/伊真、Lang、Lee、Veronica ;校對/何明諠

原文:https://www.eff.org/who-has-your-back-2014,本文摘譯至段落「New Companies in the 2014 Report」前。

翻譯PDF下載點此

執行總結

我們將自己最敏感、私密、重要的資訊都託付給像Google、Facebook、Verizon這樣的科技公司。這些公司幾乎知道每個人線上的對話、照片、社交網絡、和位置的資料。這些公司的任何決定也會影響每一位用戶的隱私。那麼,當面對當地政府要求提供用戶資訊時,有哪些公司會和用戶站在同一陣線,確保資訊透明上? 有哪些公司在面對當地政府不合理的要求時,會在庭上或是美國國會上為用戶爭取隱私權呢? 簡而言之,有哪些公司是保護你隱私的後盾呢?

read more

〈誰挺你〉2014年「從政府要求中保護你的資料」電子前鋒基金會年度報告摘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