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成功的初次嘗試

約半個月前,LINE推出了它們首次的透明報告(transparency report),涵括時間從2016年7月至12月。這毋寧是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因為總部在日本的LINE,是繼韓國的入口網站Naver後,第二個推出透明報告的亞洲企業,且該份報告更是全球第六份與台灣直接相關的報告。在台灣,使用LINE服務的人口眾多,因此這份新推出的透明報告相當值得所有人細讀。

我們試著閱讀了完整報告,就首次提出透明報告的企業而言,我們認為LINE初次的嘗試基本上是成功的。成功的意思是,對關注企業在隱私權與言論自由保護的讀者來說,這份報告不僅有著與其他透明報告相仿的架構,且在部分細節也進行了更深入的說明。但除此之外,我們也認為這份報告仍有一些值得改善之處。因此我們也嘗試在閱讀後,寫下一些值得關注或建議改善的項目。以下文章便將就這兩個層面分別進行說明。

read more

成功的初次嘗試:對 LINE 透明報告的評估


文/何明諠(台灣網路透明報告專案經理)

本文亦刊登於2017.04.25 Rocket Cafe,文章名稱為〈從人權角度與聯合國聲明,看假新聞處理的九個盲點〉。本網站版本為完整版本,正文白底處文字為聯合國聲明的(不負責)翻譯。

04.26補充前言:儘管當前最火熱的話題是前瞻基礎建設,但政府並不會因此擱置假新聞,我們不能忽略這個議題的動向。

有關注假新聞的人,最近應該多少都曾耳聞,德國政府已提出一個嚴懲假新聞的法案;倘若該法案通過,類似Facebook、Twitter等社群網站,若發現有使用者發表涉及仇恨言論或與毀謗有關的假新聞,卻未在24小時內刪除,最多將會被課予5,000萬歐元(約16億台幣)的罰款。法案提出後,無論是民間或業者皆陸續出現反對聲浪,認為鉅額罰款將促使社群網站主動從嚴審查,可能嚴重影響言論自由。

read more

假新聞九問:以聯合國人權高專的聲明為本



文、整理/鍾依庭(中央大學法政所碩士生、台權會實習生)|校稿/何明諠(台權會台灣網路透明報告專案經理)

四年一次的公約審查在一個多月前結束了,儘管有許多具豐富國際公約審查經驗的專家來台,但比較可惜的是,來台的專家們,似乎沒有隱私權的專家。因此我們透過這篇文章,帶大家看一下聯合國近年來在隱私議題上的努力。

2013年4月言論自由特別報告員Frank La Rue報告:A/HRC/23/40

2013年4月,早於Snowden揭露國安局機密的兩三個月,時任言論自由特別報告員的Frank La Rue,便提出了一份以國家通訊監控為主要內容,探討國家監控對於隱私權與言論自由影響的報告。

read more

【United Nations】 聯合國數位隱私保護脈絡I(2013-2014)


文/何明諠(原文刊登於02/03/2017,Rocket Cafe。)

雖然是前一陣子的新聞,但如今再來討論,或許也還不遲。

會錄影和驗尿的小便斗

根據上面引述的報導,日前聯電榮譽副董宣明智捐贈宜蘭縣政府一批可用來驗毒的小便斗;他並表示透過設置於小便斗內的晶片、微型攝影機,以及將晶片資料即時上傳警局雲端的聯網技術,可以即時、正確且低成本地檢驗尿液中所含的K他命及其他毒品成份。

接獲這批貴重贈禮的宜蘭縣長林聰賢表示,在測試初期,僅會在縣警局及偵查隊設置此小便斗,且會徵得測試者的同意才進行使用;但他也不忘指出,未來將推廣到「校園」及「公共場域」,以掌握及了解毒品吸食人口。

read more

【時事】雲端科技打造的瘋狂驗尿小便斗



2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國際資料隱私日(International Data Privacy Day,每年1月28日)。也不知該說幸或不幸,但這個每年全球各地活動四起的日子,今年正好落在我們的春節之間。

儘管什麼活動也辦不成(耶),但為了不平白浪費天賜良機,台灣網路透明報告還是動手整理了一些(我們認為)從2016年到2017年,可以持續關注的台灣隱私消息或事件,並試著附上相關的連結或推薦文章,希望可以給大家一個滿滿的春節隱私大平台。

read more

【國際資料隱私日特輯】從2016到2017,你應該繼續關注的台灣隱私新聞


以下為審查當日(2017/1/18)台灣人權促進會提交給國際專家之發言內容

● 通訊監察的抗告途徑是否有效令人質疑

自2014刑事訴訟法修法,新增通訊監察的抗告後,自認遭受國家不當監控的人民終於可以提起抗告。在此事實上,警政署在針對問題清單的回覆中所提供的統計資料,並未區分國家與人民所進行的不當通訊監察案件,無疑是一個誤導。且根據台灣人權促進會的調查,相較於台灣政府每年大量的通訊監察案件數(通常每年在15,000件以上),通訊監察的抗告數量顯得非常稀少(通常每年在10件以下),並且至今仍無成功的訴訟案例。因此,行政救濟的途徑是否暢通有效,以及伴隨而來能否檢測出不當通訊監察的可能,都相當令人懷疑。

● 國家情報機關的法律定義寬鬆。針對外國人之通訊監察沒有明確規範。國家情報機關亦無向公眾透明的義務

此外,根據《國家情報工作法》以及《通訊保障及監察法》,有許多的機關都可以在必要時,成為國家的情報機關,進行情報通訊監察。這樣會產生問題的原因是,一方面,除了「國家安全」已成為容易取用的理由外,同時也是因為《國家情報工作法》在第七條,並未就監控外國人時是否該遵守法律做明確說明,這從而讓人難以判斷某類型的監控是否為「任意或不合法」的。而若這類監控應遵循通保法,則通保法在此也有相對寬鬆的規範。好比說,它允許對外國人進行長時間的監控(如每次可申請一年),並且可能會監聽到由本國人所進行的跨境通訊。此外,最糟的可能是,通保法並未課予「國家情報機關」對公眾透明的義務。

根據法務部解釋,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目前僅規範和電信設備「即時」產生有關的資料。

最後,根據法務部的解釋,當前通保法只規範了即時由電信設備產生的通訊內容與資料,而不適用那些已存在或被儲存的通訊或資訊。這導致政府可以使用較少限制的法規去取得人民的通訊內容,從而也讓通訊監察容易處在一種合法但卻任意或不合比例的狀態。

■ 建議

綜上,我們認為建議政府的改進方式有三:
  1. 政府應將人民因受政府通訊監察而提出抗告的救濟情形獨立進行統計,並定期公開給人民。
  2. 「國家情報機關」及「國家安全」應該被更明確地指出其範圍,且負責國家情報的機關,即使因其性質特殊,但也該負擔起基本的資訊透明義務。
  3. 最後,網際網路為當前最大的通訊內容發生所在地,為保障人民的通訊隱私,政府不該自行限縮通保法的解釋,反而應儘量將網際網路的通訊(無論已被儲存與否)納入規範。

read more

兩公約第二次國家審查:台權會隱私權(公政公約第17條)發言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