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私個資

個人資料自決權、保資保護、隱私權

指紋檔萬能? 人權保障能不能??

主辦:台灣人權促進會
時間:2002年6月20日(週四)上午9:45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 3D
主持人:林峰正律師(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
出席者:劉靜怡老師(中央大學產經研究所助理教授)
莊庭瑞老師(中央研究院資訊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 會中將公布〈致內政部長的公開信〉並於當日寄出。
* 與會者將獲贈《二00一年台灣人權報告》乙本作為參考資料。

日前,澄社對於扁政府兩年來的施政提出諍言,內容客觀中肯。台灣人權促進會作為一個人權團體,必須對此諍言內容提出呼應,尤其是針對目前政府考慮推出種種顯然有侵害人權之嫌的政策,例如全民指紋建檔、役男指紋建檔、健保IC卡、公務人員忠誠調查、管制大眾傳播等直接影響到人民隱私權的措施,台權會呼籲政府應該廣納民間的建議,審慎評估這些措施對人民權益可能造成的侵害,三思而後行,千萬不能急著建設「電子化政府」、全面「e化」,罔顧人民的基本權利,甚至以政策帶頭侵害人權。

全民指紋建檔的源由與分析

「請領國民身分證,應捺指紋並錄存」?請別懷疑,這是中華民國現行的法律。總統府於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一日公布由立法院修訂通過的「戶籍法」,其中第八條全文為:

人民年滿十四歲者,應請領國民身分證;未滿十四歲者,得申請發給。依前項請領國民身分證,應捺指紋並錄存。但未滿十四歲請領者,不予捺指紋,俟年滿十四歲時,應補捺指紋並錄存。請領國民身分證,不依前項規定捺指紋者,不予發給。

去(二00一)年起,行政院內政部為了要規劃全面換發身分證,並要依以上規定,要全體國民憑指紋領新身分證,引起社會大眾爭議。事實上,目前只要你遺失身分證,到戶政單位申請補發時,戶政人員都會要求你留下指紋,而且「不依規定捺指紋者,不予發給」。身分證是中華民國強制發給國民的身分識別文件,國人沒有身分證,在中華民國境內無法就業,且不能參加全民健保、不能開立銀行帳戶、不能考取駕照,可以說是寸步難行,無法生存。身分證制度於現行社會是否有絕對必要(美、日、英等國皆無身分證制度),已有爭議,目前戶籍法以個人生存不可或缺的身分證件為要脅,強制每一國民留下指紋,又不說明錄存用途的這種規定,著實令人不安詫異。

身份證拿來,捺指紋免談!

林俊言
2001.07.24

朋友問我,為什麼日前他去補領身份證時戶政機關說一定要強捺指紋,否則不給補發,但是,先前請領身份證時卻不用?

我楞了一下,嗯!讀法律又主修公法,自己翻法條研究一下。戶籍法第8條規定,請領國民身份證應捺指紋存錄,不然戶政機關得不發給。看樣子,行政機關是真的在「依法行政」!但是,想起曾研讀過的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以下稱個資法)的規定,第7條表示,只能在有特定目的的前提下,且A.該事項是公務機關於法令規定職掌必要範圍內;或B.經當事人書面同意;或C對當事人權益無侵害之虞,二者缺一不可,行政機關才可以搜集個人資料。為了戶籍的登記(戶籍法第1條、立法目的)或辨識身份(戶籍法第8條),行政機關就可以蒐集個人唯一無二之生物特徵的指紋-個資法第3條的個人資料-,好像又沒那麼必要:若說是後法(戶籍法第8條)推翻前法(個資法第7條),很奇怪的是,前法明顯是較後法而言,保護人民權利(人格權、隱私權等)較周密的法律,後法怎麼推翻前法呢?為了辨識我是誰,不限於透過指紋這個生物性特徵吧!我都作了出生登記,親朋好友雖不能隨傳隨到,至少都知道我是誰,也可以證明,為什麼還要捺指紋才可補領身份證呢?

指紋全民建檔擾民傷財

莊庭瑞、黃文雄
2001.07.19
目前內政部為了新換發的國民身分證上,要錄存當事人指紋這件事,忙得團團轉。一方面知道對廣大的國民而言,要求身分證上
要留指紋這件事,準不討好;另一方面,依八十七年五月修訂的《戶籍法》第八條條文,「人民請領國民身分證,應捺指紋並錄存」的規定,似乎又是不做不行。警政署的態度是非做不可,說是有助於犯罪偵查;研考會卻認為在國家財政吃緊的當時,要搞這件擾民的事,非有必要。此外,注重人權之士也密切注意內政部的動靜,甚至親自拜訪張博雅部長,表達反對之意。而有意爭取這筆生意的電腦廠商,卻是躍躍欲試。內政部本是規劃採取數位化處理,在掃描當事人的指紋後,以特徵檔方式錄存於身分證磁條或晶片上。但是近日又有一說,研究將用傳統油墨方式,錄存指紋於紙本身分證上。

何謂偵查不公開

林俊言(政大法研所學生)
2001.03.08

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1項規定:「偵查,不公開之。」是所謂偵查不公開原則,或稱為「秘密偵查原則」、「偵查密行原則」。為什麼偵查要遵守不公開的原則,到底不公開什麼東西,是對誰不公開,如果違反會怎麼樣呢?我們是不是一定要採偵查不公開的原則?讓我為你(妳)釋疑!

刑事訴訟作為國家實施刑罰權的程序,期能追訴犯罪並處罰犯罪之人,以達發現實體真實的目的,求毋枉毋縱、開釋無辜、懲罰罪犯,然,國家這種公權力的行使,帶著侵害人民(犯罪嫌疑人、被告、受刑人)的性格,如果沒有法律規範或不依法為之,是完全的背離法治國家保障人權的精神。偵查行為作為刑事訴訟程序之一,也必須遵守上述目的。

則在無罪推定的大原則下,被告尚不是有罪之人,更遑論僅有犯罪嫌疑之人,要求偵查不公開,乃是理所當然,因為,他(她)有沒有犯罪,還是未定之數,檢察官或偵查輔助機關任意公開破案或落網的消息,經媒體而公告周知,形同媒體審判或人民公審。其次,一旦偵查公開,犯罪嫌疑人及相關人士的名譽、隱私或其他權益,即有立即受侵害的危險,不正與保障人權的精神背道而馳。最後,偵查公開往往等於得不到實體真實,告訴犯罪嫌疑人我要來抓你(妳)了,證據還存在、還完整嗎?有人會乖乖讓你抓嗎?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