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私個資

個人資料自決權、保資保護、隱私權

[投書] 兩公約只剩下死刑議題?真是天大誤解(施逸翔)

在媒體推波助瀾的情況下,一般社會大眾恐怕都認為「兩公約」只是在幫所謂的「壞人」的工具,因此有一種呼聲是想要廢掉兩公約施行法,但我們必須注意的是,一方面我們有沒有先好好看過兩公約第六條有關生命權的條件是什麼? 以及兩公約是把1948年的世界人權宣言進一步法律化的國際人權法,裡面涵蓋了很多重要條文。讓我們看看本會副秘書長怎麼說。

【投書】不懂轉型又沒正義的憲兵(李佳玟)

憲兵隊大可依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報請檢察官同意向法院聲請搜索票,要求網路業者提供賣家資訊,再依法向該管法院聲請核發搜索票,而不是用喬裝辦案的方式,將嫌犯誘出,再以「搜索票很好取得」、「如果拿到搜索票,情況會不一樣」的說法,讓嫌犯別無選擇地「同意」搜索,「自願」交出證物。 

【投書】正視台灣政府體制中的軍事威權遺緒(許仁碩)

(photo source: 台灣青年逆轉本部)軍人在民主化後仍因其服從與政治忠誠,基於對執政者甚至人民「好用」的功能性,無論是有意利用以鞏固統治,或只是因循往例比照辦理,仍殘留於整個政府體制當中。但軍事邏輯與民主邏輯的根本性衝突,以及過往軍事邏輯對台灣民主造成的侵害歷史,卻也因此未被清楚面對。洪仲丘、野火社、違法搜索都僅是冰山之一角,若無法有意識的反省在武裝部隊的體制與教育中,以(執政者所不喜的)民為敵的敵情意識,根本性的清理軍事威權遺緒,劃清拒絕軍方與軍事邏輯介入的紅線,那麼,我們永遠不知道何時,會有人再次藉機動員國家權力的槍口,指向下一個本應被保護的「民人」。(photo source: 台灣青年逆轉本部)

【投書】西藏:無所不在的監控

1959年3月10日,拉薩的藏人因中共的持續壓迫走上街頭,卻反遭中共血腥鎮壓,數萬名藏人遭到屠殺,達賴喇嘛和數以萬計的藏人因而開啟流亡生涯。自此以後,3月10日不僅是全球藏人共通的痛,也成為他們必須記得的日子。

1959年至2016年,57年過去了,現在的西藏究竟長成了什麼模樣?武警站街,任意定罪、隨意逮人,這可能是近幾年來最為台灣人所知的西藏面貌。但我們可能不曉得,為了穩固西藏的治理,中共近來其實發展了許多更細緻的監控方式。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