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意自由/集遊權/言論自由

各種形式的表意自由、和平集會遊行權利、言論自由等

「抗議馬政府向中國人權低標看齊」

2005年第一次連胡會時,人權團體即要求國民黨:「政權可以失落,人權不可以失落。」應該要向中國政府強烈要求釋放政治犯,及改善人權狀況。2008 年,馬政府上台後,強調與中國的對等交流,然而,所謂的「對等」,竟是降低台灣的人權法治標準,來迎合中國。近日,中國特使陳雲林來台,國民黨政府正是以中國的人權標準,來對待台灣的抗議民眾。

列舉馬政府種種降低人權標準的粗暴作法諸如:
淨空高速公路車道,連媒體隨行車輛,都遭到警察以「逼車」方式強行要求離開;禁止民眾在公共場合舉國旗;禁止民眾在公共場所說「台灣不是中國的」;民眾在圓山附近手持DV拍攝被警方帶走;民眾想要施放印有「黑心」圖樣的氣球被警方制止;民眾騎機車懸掛支持西藏獨立的「雪山獅子旗」,被以「違反集會遊行法」的理由,禁止通行並將人直接從車上架離.........

救教育,「馬」上廢集遊法

【採訪通知】

集會遊行是人民的基本權力,但目前的集遊惡法卻成了讓國家行政機關打壓社運團體的護身符,阻擋了人民直接陳情請願、表達訴求的機會。

2006年前,教育公共化連線等團體舉辦的「爭取教育公共化」大遊行,這原本是一場合法和平的請願活動,但因為警察不當的行政裁量,現場逮捕學生,更用集會遊行法起訴成大鐘秀梅老師與台大潘欣榮同學。二位受盡司法折磨的伙伴,將在5月2日迎接二審判決結果。

同遭集遊惡法苦果的我們,將一同站出來聲援鐘秀梅與鐘欣榮,嚴正抗議對基本人權的打壓,矢言推動廢除集遊惡法!

敬請各位媒體朋友播冗前來採訪!

當日流程

9:50~10:00 集合,準備進入法庭
10:00~10:15 進入刑事第十五法庭聆聽二審判決結果
10:15 高等法院前宣判後記者會
主持人(教育公共化連線)
潘欣榮(教育公共化連線)

新聞連絡人:黃佳平 集遊惡法修法聯盟

人權一一九‧集遊要自由!

「集會遊行法」不但無法有效保障憲法賦予人民之集會遊行權利,加諸許多的限制更是壓制了人民表達自我、參與公民政治的基本權利。這一部戒嚴時期威權主義遺留下的惡法早該徹底翻修。目前諸多集會遊行均遭警方任意舉牌,移送、起訴、判刑,造成人民團體請願遊行時的心理壓力與警戒,嚴重剝奪人民言論自由的權利。

因此,自去年(2006年)三月起,十餘個民間社團共同組成「集遊惡法修法聯盟」(簡稱「集盟」),提出「廢舊法、立新法」的修法方向,希望民間版本的「集會遊行保障法」回歸到保障人民集會遊行自由的權利,提出以自願報備制取代現行許可制、限縮主管機關裁量權、廢除禁制區之限制,並主張行使人民權利不應因此遭到刑罰入罪。此部攸關人民表現自由的法令,卻未列入立法院此次會期中進行審理,讓民間社團倍感無奈。眼看立院會期最後一天,由集盟提出的修法版本「集會遊行保障法」無法在這個會期審查通過,為表達該草案遭立院漠視的不滿,集盟便於今日上午在立法院群賢樓門口舉行記者會,演出行動劇,諷刺人權一一九,高喊集遊要自由。

集會遊行保障法 郝、謝爭相來背書

台灣解嚴不久,當時的執政黨強力通過《集會遊行法》(簡稱「集遊法」),用以箝制人民集會遊行的自由。該法實施以來,各地主管機關(警察局)屢屢以過大的裁量權命令解散集會遊行活動(現行法第25條),或是針對違章行為施予刑法制裁(現行法第29、30、31條),壓制人民表達自我,參與公民政治的基本權利。政黨輪替之後的今天,仍有多位社運人士因「集遊法」遭到起訴甚至判刑。

因此,十餘個民間社團共同組成「集遊惡法修法聯盟」(簡稱「集盟」),提出「廢舊法、立新法」的修法方向,希望民間版本的「集會遊行保障法」回歸到保障人民集會遊行自由的權利,提出以自願報備制取代現行許可制、限縮主管機關裁量權、廢除禁制區之限制,並主張行使人民權利不應因此遭到刑罰入罪。目前,民間修法版本已獲得賴幸媛立委等跨黨派的立委提案支持,「集盟」特將於明日正式公布民間版本。

此外,由於台北市為全台行政公署最密集之處,也是大多數集會遊行進行之重點地區,過去謝長廷先生擔任立委期間曾經反對「集遊法」之立法通過,而郝龍斌先生的父親郝柏村先生擔任行政院長期間,曾經指稱上街頭的民眾都是「社運流氓」,有鑑於目前藍綠兩大陣營的市長候選人郝龍斌先生、謝長廷先生與「集遊法」的淵源,「集盟」希望兩位市長候選人能夠支持民間推動「集遊法」修法。

真正保障人民集會遊行權利

為什麼我們主張現行的集會遊行法,是拑制人民言論自由,打壓弱勢異議聲音的惡法?

因為在現行集會遊行法架構與規定,不但無法有效保障憲法上明文賦予人民之集會遊行權利,反而更加諸許多針對集會遊行的種種限制,例如關於違禁品之規定(現行法第23、33條),或是針對違章行為施予刑法制裁(現行法第29、30、31條),甚至屢屢以裁量權限極大的解散命令阻擋人民之集會遊行活動(現行法第25條),自本法施行後長期以來壓制人民表達自我,參與公民政治的基本權利。換言之,在現行集會遊行法的適用之下,明白的是以管制人民集會遊行活動為目標,而並非是為幫助人民落實憲法所明定之集會遊行權利而設計。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