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展音樂會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火線任務─台灣政治犯救援錄

台灣不會忘記─〈火線任務─台灣政治犯救援錄〉
林世煜(作者為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常務理事,作家)

檢察總長先生,我非常關心賀南德茲一家人遭到司法警察迫害的情形。
我呼籲當局保證賀南德茲一家人,不會再受到刑求或虐待,
應該立即起訴或釋放。也呼籲當局保證,以刑求逼供所取得的自白,不得當做證據。

二OO七年九月中旬,在青輔會「台灣青年國際參與」獎項的贊助下,「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幾名青年志工,帶著一面「台灣不會忘記」的大橫條幅,到日本進行一個月的見學之旅。參訪以戰爭、人權、和平為主題的紀念館;並沿途拜訪在六、七O年代,參與台灣政治犯救援的人權工作者,以及各地的人權團體。

回國之後,這一群青年呼朋引伴,加入「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經半年審核,正式成為第32小組。在本片的結尾,小組圍著基金會的長桌,正給那位檢察總長先生寫請願明信片。

看陳麗貴導演的〈火線任務〉,樂聲響起,特寫手部持刀削刻蠟蠋,自那一剎那,影像聲音匯成熱流,緩緩犁過心版。觀者被彌平,心無旁鶩;又被淹沒、覆蓋,滿滿的漲起來。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我的人權之旅〉我是真理的子

林世煜(作者為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常務理事,作家)

林恩魁醫師,在長女林美里小姐才兩歲時受難,入獄七年。夫人高雪貞女士曾經六度帶著幼女,到綠島探監。林醫師在口述回憶中談起:
為了讓女兒了解爸爸,雪貞總是在餵她吃飯的時候,告訴她一些爸爸媽媽的故事。女兒聽不懂的時候,媽媽就告訴她爸爸是到山那一邊的綠島去留學唸書。

有一次年幼的女兒不堪舟車勞頓,一路嘔吐,雪貞看了心裡也難過不已。女兒忍不住哭鬧說:「媽媽,我不想再來看這個人了,路這麼遠,要坐這麼久的車,又要搭船來這個地方,不要來了好不好?」為了不讓越來越懂事的孩子留下太悲慘、黯淡的回憶,雪貞總是先探聽綠島舉行晚會、運動會的時候來探監,因為這時家屬們可以受邀參加晚會。

活潑可愛又聰明的美里,往往成了綠島晚會中登台表演的小明星,穿起媽媽有備而來的舞裳,「比歌」跳舞,至今留有寶貴的歷史鏡頭。美里就這樣像一隻快樂的小鳥,在男生、女生中隊跑來跑去。難友們為了讓我們夫妻多一點時間相聚,時常帶美里去摘野百合花,送她小白兔、貝殼相框,使小美里相信,爸爸真的在很遠的綠島留學,一點也不察覺爸爸是在坐黑牢。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白色見證

《白色見證》―極簡的影像美學,濃烈的受難記憶

李禎祥(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

在關於白色恐怖的影像作品中,《白色見證》是一部非常特殊的紀錄片。尤其對照「白色恐怖」這麼龐大、複雜、超重量級的主題,本片竟然用這麼簡約素樸的方式做交代,真是太另類了。

《白色見證》的影像形式很簡單:十六個政治受難者,在攝影棚裡面對著鏡頭講話。全片由他們的言語片段串連而成,沒有幕後的旁白,這是敘述結構的簡約;受難者的背後是大剌剌的黑底,偶而點綴幾張老照片,但出現不久即消失,這是畫面結構的簡約。除了後段飄來一點旋律外,全片沒有配樂,唯一的音效就是人聲,這是聲部結構的簡約。當然,由於全篇都是老前輩在講話,每段影像的節奏都是緩慢的、單調的;對習慣看好萊塢片、甚至習慣看電視的人來說,理論上,具有催眠的效果。

但是剛好相反,這部片子是一記震天雷,大概沒有一個觀眾不會被它震撼到。原因很簡單,就在「見證」兩個字。

2008國際人權影展系列影評:天堂的小孩

高榮志(台權會執委)

簡陋的籃框,或許可以象徵著家中經濟地位的高低,卻不會減損打籃球時、空心球穿越籃框而過的單純樂趣。
連接台北縣三峽和鶯歌的三鶯大橋下,住了一群原住民,他們是習慣依水而居的阿美族部落,離開東部、來到台北打拚的一群人,自從有海山煤礦開始,這群人就一直棲息在三鶯大橋下的溪畔,跟其他的社群、部落、家庭一樣,舊成員離開著、新成員加入著,小孩子出生著、茁壯著。

這是一塊簡簡單單的樂土,簡單的木板房、簡單的食衣、簡單的家人、簡單的快樂,正因為簡簡單單,所以,向來與世無爭,直到,國家認為,這群簡單過活的人,不可原諒地「佔據」了「公有河川地」,於是,政府興起了各式各樣「理所當然」的「理由」,「合法」地要求這群人離開他們居住已久的土地,當然,警察、怪手、推土機、大卡車,都是「合法」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