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聲援

西藏、中國、其它國家人權侵害狀況之國際聯合行動

女性與阿拉伯之春:婦女參與?

譯者:張學誠(台北大學社工系、台權會實習生) 

在國際婦女日之際,國際人權聯盟發表了一份報告,說明女性在轉型的阿拉世界中的抗爭、革命等運動的角色,並提出了20個性別平權措施建議。

2011年,婦女與男性並肩地參與了抗爭行動,,一起爭取自由、平等、正義以及民主,驚動了阿拉伯世界。 國際人權聯盟(FDIH)主席Souhayr Belhassen認為:「女性,如同男性一樣,為其所面臨的困境付出相當代價。今日,女性必須能為全程參與打造國家未來」。「在同等基礎上,女性建的公共及政治參與 是維繫民主體制、社會正義的必要條件,這也是阿拉伯之春的核心價值」。

詳見此完整報導 (English)

亞洲人權憲章在韓國光州宣佈

一九九八年五月

亞洲第一部區域性的人權憲章於五月十七日在韓國光州宣佈。台灣有三名人權工作者應邀參加宣佈典禮及五天會議。

這是一部經歷三年多起草、辯論、地區諮商後才完成的人權憲章,參予的亞洲各國民間團體多達兩百多個。世界其他各大地區都有區域性的人權憲章,唯獨亞洲沒有。『亞洲有的反而是某些威權政府領袖所倡導的所謂亞洲價值』,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黃文雄說:『因此由民間團體來提出宣布這個人權憲章,特別富有意義。』

宣布的時間和地點,也有其特殊意義。『十年前的光州大屠殺台灣的二二八,而韓國又是第一個把兩個侵犯人權的總統送進法庭接受審判的國家』,黃文雄說。時間上,今年則是世界人權宣言五十週年紀念,而亞洲人權憲章宣布的次日五月十八日正是光州大屠殺的十週年紀念日。兩個總統是全斗煥和盧泰愚,判刑入獄後,以經由新總統金大中赦免釋放。

參予憲章宣布的亞洲各國民間團體同時舉行五天的會議。主要的議題包括:

如何促使各國政府合作制定一個以民間版為藍本的亞洲人權憲章,以及設立相關的機構如亞洲人權委員會和亞洲人權法庭;最近的區域經濟風暴對亞洲人權的影響,尤其是對若是團體族群如婦女、勞工和原住民的衝擊。

怎麼寫信在國際上對印尼政府施壓?

為甚麼要施壓?

依據目前已有的証據,今年五月在印尼所發生的暴行非常可能是有計劃的滅種企圖;雖然規模較小,性質上和波斯尼亞所發生的並無不同。國際壓力阻止了這種罪行的擴散,但導致這種暴亂的結構性因素依然存在,不是蘇哈托倒台後的各種改革(REFORMASI)努力在短期內所能改變。類似的罪行如果再發生,改革將無可能。改革無功,則華裔印尼人和其他少數族群將永遠活在惡夢中。

作為國際社會的分子,我們所關心的不應該只是(1)五月暴亂的受害者,而且還應包括:(2)冒著生命及其他危險調查、揭發強暴罪行及庇護華裔受害者的非華裔印尼人,(3)長久被歧視、迫害殘殺(包括強暴)的東帝汶人、伊利安人和阿卻人,(4)不能像與蘇哈托勾結的華人富商一樣地出國避難的多數 (95%)華裔印尼人。「作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是我們最恰當的身份,不是台灣人,也不是華人。我們最重要的目的是阻止這類罪行的復發,使印尼人民的改革努力不致剛剛開始,就已失去機會。

如何在國際上幫著施壓?

怎麼寫信在國際上對印尼政府施壓?

為甚麼要施壓?

依據目前已有的証據,今年五月在印尼所發生的暴行非常可能是有計劃的滅種企圖;雖然規模較小,性質上和波斯尼亞所發生的並無不同。國際壓力阻止了這種罪行的擴散,但導致這種暴亂的結構性因素依然存在,不是蘇哈托倒台後的各種改革(REFORMASI)努力在短期內所能改變。類似的罪行如果再發生,改革將無可能。改革無功,則華裔印尼人和其他少數族群將永遠活在惡夢中。

作為國際社會的分子,我們所關心的不應該只是(1)五月暴亂的受害者,而且還應包括:(2)冒著生命及其他危險調查、揭發強暴罪行及庇護華裔受害者的非華裔印尼人,(3)長久被歧視、迫害殘殺(包括強暴)的東帝汶人、伊利安人和阿卻人,(4)不能像與蘇哈托勾結的華人富商一樣地出國避難的多數 (95%)華裔印尼人。「作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是我們最恰當的身份,不是台灣人,也不是華人。我們最重要的目的是阻止這類罪行的復發,使印尼人民的改革努力不致剛剛開始,就已失去機會。

如何在國際上幫著施壓?

台灣聲援因連署《零八憲章》而遭迫害人士的聲明連署

我們是台灣社會各界長期關心中國自由與民主發展的人士。針對中國政府近日持續迫害《零八憲章》連署人的行為,提出以下聲明:

《零八憲章》是三百多位中國的學者、作家、律師、維權人士及社會人士為促成中國的民主改革,在今年的國際人權日當天連署發表的建言。這份憲章代表著中國各界對中國政府長期以來威權統治的抗議,以及對自由、民主及人權等普世價值的熱烈追求。

綜覽《憲章》的內容,強調以理性及和平的方式對中國政治進行改革。其中所列舉的理念,如自由、人權、平等、共和、民主,無一不是當代文明社會早已普遍承認且共享的價值,殊無任何激進挑動之處。我們認為,如果中國政府願意接受《憲章》的訴求,根據《憲章》的精神積極進行改革,則對中國的民主自由與人民福祉有極大的助益,國際社會也將樂見中國政治的和平變遷。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