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私個資

個人資料自決權、保資保護、隱私權

何謂偵查不公開

林俊言(政大法研所學生)
2001.03.08

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1項規定:「偵查,不公開之。」是所謂偵查不公開原則,或稱為「秘密偵查原則」、「偵查密行原則」。為什麼偵查要遵守不公開的原則,到底不公開什麼東西,是對誰不公開,如果違反會怎麼樣呢?我們是不是一定要採偵查不公開的原則?讓我為你(妳)釋疑!

刑事訴訟作為國家實施刑罰權的程序,期能追訴犯罪並處罰犯罪之人,以達發現實體真實的目的,求毋枉毋縱、開釋無辜、懲罰罪犯,然,國家這種公權力的行使,帶著侵害人民(犯罪嫌疑人、被告、受刑人)的性格,如果沒有法律規範或不依法為之,是完全的背離法治國家保障人權的精神。偵查行為作為刑事訴訟程序之一,也必須遵守上述目的。

則在無罪推定的大原則下,被告尚不是有罪之人,更遑論僅有犯罪嫌疑之人,要求偵查不公開,乃是理所當然,因為,他(她)有沒有犯罪,還是未定之數,檢察官或偵查輔助機關任意公開破案或落網的消息,經媒體而公告周知,形同媒體審判或人民公審。其次,一旦偵查公開,犯罪嫌疑人及相關人士的名譽、隱私或其他權益,即有立即受侵害的危險,不正與保障人權的精神背道而馳。最後,偵查公開往往等於得不到實體真實,告訴犯罪嫌疑人我要來抓你(妳)了,證據還存在、還完整嗎?有人會乖乖讓你抓嗎?

一人一號系統 衍生資訊安全問題

黃文雄 撰
1998.09.23

「智慧型IC國民卡」的爭論方興未艾,最近又因中研院李遠哲院長出面講話,政府調整策略,還有幾家大學相繼設立IC卡制度,而又再度升溫。這是一場非常重要的民主人權演練,雖然和民主先進國家已有的類似辯論還不能相比,總比原來行政院所期待的「輕舟已過萬重山」好得多。

各種觀點四方紛起時,隨時調整焦距是不可缺的工作,以下幾個重要問題頗值得隨時記憶在心。

第一、「一卡多用」對「專卡專用」不是問題的原點。「一人一號」(每位公民有一個單一的號碼)及「全國性整合的資料庫」才是。「一人一號」在台灣已經是事實(外國則不然,德國和葡萄牙甚至有憲法明文禁止)。「一人一號」之下,問題是有多少原來分散的資料庫要全國性的整合在一起,因而也整合在一張卡上。行政院不斷含含糊糊地說,IC卡在歐美運用已久,是「一項相當成熟與安全的科技」云云,是故意忽略「一人一號」與「一人多號」區別的不負責任說法。先進國家確實已經採用「一人多號」的IC卡,它們經過激烈的辯論而終於唾棄的正是「一人一號」的全國性整合系統。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