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西藏:無所不在的監控

文/何明諠(本文亦刊登於 2016.03.04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又要310了。

1959年3月10日,拉薩的藏人因中共的持續壓迫走上街頭,卻反遭中共血腥鎮壓,數萬名藏人遭到屠殺,達賴喇嘛和數以萬計的藏人因而開啟流亡生涯。自此以後,3月10日不僅是全球藏人共通的痛,也成為他們必須記得的日子。

1959年至2016年,57年過去了,現在的西藏究竟長成了什麼模樣?武警站街,任意定罪、隨意逮人,這可能是近幾年來最為台灣人所知的西藏面貌。但我們可能不曉得,為了穩固西藏的治理,中共近來其實發展了許多更細緻的監控方式。

近幾年來中共在西藏進行的監控,就空間而言,約可分做法律、日常、數位三個空間層面的介入。這三個場域雖各自不同,卻又能連成一氣,交織成一片無所不在的西藏監控網。

 

法律空間的介入:國安法與反恐法

首先是法律空間的介入。這恐怕是近來最重要,卻也最易被忽略的領域。今年二月甫出版的西藏人權和民主促進中心(後稱TCHRD)2015年西藏人權年度報告中,大篇幅地敘述了這部分可能釀成的新危機。

2015年7月,中共在第12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15次會議上,通過了新版的國家安全法。新版國安法除繼續堅持共產黨是唯一的領導政黨外,對「國家安全」一詞的定義堪稱廣泛且寬鬆。

根據新版國安法第2條,所謂「國家安全」,是指「國家政權、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人民福祉、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和國家其他重大利益相對處於沒有危險和不受內外威脅的狀態,以及保障持續安全狀態的能力。」這樣的規定,除了幾乎把國家中的一切事務都納入國家安全的一環外,對「危險」或「威脅」的定義也未給予清楚說明,使得新版國安法賦予共產黨不加節制的權限,增添了重大人權侵害的可能。

此外,新版國安法的第15條,也關注了境外勢力的活動,其第27條,更直接表明「反對境外勢力干涉境內宗教事務,維護正常宗教活動秩序」。而流亡海外的達賴喇嘛,一直以來都被中共視為是境內分離主義的禍首,連帶以達賴喇嘛為精神領袖,要求中共落實西藏自治,尊重藏傳佛教文化的印度達然薩拉的流亡政府,自然也有極大可能,被視為國安法底下的「境外勢力」。最後,國安法則又在77條,將「即時報告危害國家安全活動的線索」視為公民的積極義務,這不僅大幅降低了境內與境外藏人聯繫的可能,更嚴重的後果,恐怕是會讓這些藏人成為一個自我監控的群體。

新版國安法,毋寧是一部以團結為名,行群體內部分化之實的法律。

除國安法外,中共更在去年的人民大會的閉幕會上,通過了反恐怖主義法。反恐法在第4條,提到了反對「極端主義」,認為極端主義乃是恐怖主義的思想基礎。而「歪曲宗教教義」一項,則被特別指名為極端主義的一環。

自2011年下半年起至今,中共已先後在西藏舉辦了八次「和諧模範寺廟及愛國守法先進僧尼」的表彰大會。在中共眼裡,所謂「正統的」藏傳佛教,是以(對中國)和諧、愛(中)國、守(中國)法為前提,換言之,一個不明確表現出這些特質的教派或僧人,自然存在「歪曲宗教教義」的可能。

至於那些「歪曲宗教教義」的人,具體又會面臨何種處境呢?反恐法在第18條要求電信業者及ISP業者,要配合公安或國安機關提供「技術接口和解密」的服務;第19條則要上述業者主動防止含有極端主義內容的訊息傳播,並要向公安機關報告相關事件。倘使業者不願配合,則根據第84條,除有高額罰款的風險外,負責人更可能遭公安機關拘留。然而這都還不是最嚴重的,反恐法在第74條,更指示各地方政府可指導在地居民一起進行反恐工作。這些限制言論自由與侵犯隱私的做法,無非就是要逼迫在地藏人噤聲,以削弱西藏追求自治的力量。

近年來,以國安或反恐之名,遂行大規模侵國家監控的情形,已成為世界各國人民最關注、同時也最頭疼的議題之一。聯合國在2014年底通過了名為「數位時代的隱私權」的決議(69/166),其中多次提到大規模監控可能造成的人權侵害;言論自由的特別報告員David Kaye於2015年5月22日提出的報告,也強調隱私權乃是言論自由的基石。國安法與反恐法的訂立,不僅無視國際輿論的方向,更直接合法化了中共恣意侵犯人權的行為。

 

日常空間的介入:駐村工作隊與網格化管理

除了透過立法行動,以求能在任何時機合法介入藏人生活外,中共在西藏自治區的日常監控也已在近年來落實到非常細微的層面。在這之中,「駐村工作隊」與「網格化管理」(Grid Management)可說是近年來爭議最大的措施。

人權觀察(Human Right Watch)在今年1月18日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中國:監控西藏計畫尚未終止」。文章中指出,中共將無限延長派駐西藏的駐村工作隊任期。

所謂駐村工作隊,是由中共官方編制,以4-5名黨幹部為一組,派駐各地,以負責當地脫貧、改善生活環境的小組。2011年起,中共每年編列龐大的預算,並發動規模上史無前例的21,000多人,打算以為期三年的時間,進駐西藏5,000多個村落。

然而據自治區黨書記陳全國的說法,駐村工作隊在西藏的工作重點,與其說是脫貧,倒不如說是維穩與監控。它們的首要目的是建立反分裂的戰鬥堡壘,其次是維護社會穩定、打擊藏獨,第三才是協助當地脫貧致富。人權觀察的文章也指出,在西藏的駐村工作隊,其實是會探問藏人的政治傾向、收集藏民訊息、建立各僧侶的個人檔案、招募新黨員等。簡言之,駐村工作隊在日常空間活動,落實各種監控措施,以維持西藏穩定。

而為達成任務目標,駐村工作隊在當地最首要的工作重點,就是建立起網格化的管理。

中共在2012年啟動了網格化管理的計畫。根據TCHRD 2014西藏人權現況年度報告說明,所謂網格化管理是指將「社區分割為小單位,由共產黨員管理,每個單位由5至10戶構成。……其中黨員家戶將負責單位中的維穩任務……。各戶也要互相監督以維持社會安定;甚至,在各種發展計畫執行時,各單位也要防止各種示威和請願的發生。」透過網格化管理,中共宣稱將建立起一個「無縫隙、無漏洞、無空白」的監控系統,以防範可能產生的動亂。

根據部分外媒在2015年底所做的報導,實行至今的網格化管理,除使西藏境內遭受嚴密監控外,也因其具備的岡哨功能,而連帶能阻止有意深入的外媒,從而加深了境內消息外傳的困難。

儘管如此,卻也並非沒有支持駐村工作隊的聲音。目前流亡美國的中國愛知行研究員萬延海,即在今年2月中撰文表示,駐村工作隊的工作對當地的疾病防治與脫貧確有幫助,而駐村工作隊之所以從事「做好民族團結及反對民族分裂」的工作,只是為防止暴動所「免不了」要執行。在文章中,他甚至以「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的救火隊」來形容駐村工作隊的角色。

看到萬的文章,必須遺憾地說,在其他地區,駐村工作隊或許有起到類似作用,但將這樣的論述放在西藏,毋寧只是去脈絡地將社會富裕與政治自主對立,忽略中共實質人權壓迫的產物罷了。

 

數位空間的介入:WeChat與惡意軟體

最後則是數位戰。

除自治區日常生活空間的監控外,數位空間跨國界的特性,也使中共的監控不再局限於境內藏人。早在幾年前,英國知名媒體《衛報》就曾有報導指出,通訊軟體WeChat(微信)存在著嚴重的國家監控風險。近幾年來,中共透過掌握人民在WeChat上的祕密通訊,以將人入罪,逮捕到案的新聞,也比比皆是。

下表是目前網路上可搜尋到與WeChat直接相關的監控案例。

時間

遭捕或涉及人數

事由

2013.10

1

藏人女子Kalsang在WeChat傳送含達賴喇嘛的照片,在Driru被捕

2014.01

1

一名印度藏人Testen (化名)在WeChat收到未經對方授權而發送的訊息,並隨後遭到不明方式刪除

2014.02

6

六名藏人在WeChat散佈與張貼文件,且有留下「西藏是獨立國家」的字眼。

2014.03

5

五位藏人(含兩位僧侶)因透過WeChat分享訊息遭捕

2015.03

1

Lobsang Dawa沒有任何原因遭捕,一般相信是因為在WeChat分享訊息,以及手機中存有遭禁止的訊息,如達賴喇嘛圖像或是西藏國旗。

2015.06

1

25歲藏人在WeChat傳送含達賴喇嘛圖像遭捕。

 

 

中共對WeChat的密切監控,也迫使藏人們必須開始留意訊息傳輸的方式。已陸續有組織開始教導各地藏人,溝通應盡量採用會面的方式,說話時要遠離通訊器材,而非得使用WeChat傳遞敏感訊息時,也應盡可能使用暗語等。

而在WeChat之外,另一種進行數位監控的方式,就是惡意軟體 (malware)的使用。一台遭惡意軟體入侵的電腦,瀏覽器可能遭廣告癱瘓、連線速度降低、成為上傳不法檔案的伺服器、或最可怕的,使儲存在電腦中的機敏個人資料外傳。

隸屬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蒙克全球事務中心的Citizen Lab,長期以來持續關注藏人遭受惡意軟體攻擊的情形,是此領域系統性研究的重鎮之一。

根據Citizen Lab的研究,至少自2002年起,藏人或與西藏有關的非政府組織,就開始受到來自中國的惡意軟體攻擊。這些攻擊涵蓋Mac、Windows、及Android系統,功能則從裝設後門程式到偷取數位憑證不等。攻擊多半選在一些重大節日前後發動,好比達賴喇嘛生日、310抗暴日等。

這些惡意軟體多是使用電子郵件的附加網址或附件寄出,它可能是簡報檔或文件檔,寄件者同時也會仿造收件人所熟識的信箱帳號,並在信件內容摻入半私密的消息,以提高收件人點擊或下載附件的機率。

儘管中共官方至今始終否認曾發動任何形式的駭客攻擊,但血淚斑斑,這樣的說法並無法取信於人。

 

「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的監控

從法律、日常、數位三空間同時著手,中共羅織了一個無所不在的監控網。近幾年來,國家大規模監控的行為,經美國前國安局探員Snowden披露後,已成為國際的眾矢之的;於是諷刺的是,每當國際間有大型監控的案件曝光,也總會在聲援人權的一方裡看到中共的位子。然而這樣一個在國際上譴責他國,在國內卻窮盡所有面向,無所不用其極進行監控與壓迫的政府,無疑就是個偽善的政權。

又要310了,每逢這樣的時刻,就會興起苦難不知何時能終的感嘆。明天的3月5日,將有今年度的310抗暴日紀念遊行,無論如何,就讓我們3月5日先站出來,一起為藏人搭起一座回家的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