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西藏人民回家路迢迢(施逸翔)

文 / 施逸翔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成員

(此文刊登於2016年3月5日蘋果日報論壇

最近台北街頭每週三上午都非常西藏。不論晴雨,總有一群人肩披繪有太陽與雪山獅的西藏國旗,騎一行單車從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自由廣場、途經克緹國際大樓的中國銀行,一路前往101大樓廣場前,積極釋出中共壓迫西藏人民與西藏抗暴大遊行的訊息,這些聲援西藏人權的騎士們總會沿路吶喊「西藏自由,中共滾出西藏」的口號,不時引起路人司機的好奇關注。筆者跟隨隊伍數次,有時被惱人的號誌切斷隊伍時就會開始幻想,究竟何時可以不用在台北車陣中險象穿梭,而是在壯麗的青藏高原上,同流亡藏人一路騎回他們故鄉,不管是生命意義上、還是精神心靈層次的「家」。

由「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所發起的 Cycling For a Free Tibet 行動 ,同時也是為了每年3月10日前後都會舉辦的西藏抗暴系列活動的暖身前導,尤其是重頭戲大遊行,是在台藏人札西慈仁(Tashi Tsering)從2004年就發起的活動,當初只有7人的遊行,到現在每年都會有成千上百人從各地前來台北支持西藏人權,2015年甚至在高雄也有同樣規模的夜間遊行,顯見越來越多台灣人民非常關注西藏的人權議題。每年遊行的訴求主軸,無非是在記住1959年3月10日,西藏拉薩有萬名藏人示威抗議進而遭到中共當局武力血腥鎮壓的抗暴事件,而後西藏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也被迫流亡印度,至今同全球所有流亡藏人都無法回家。因此今年遊行的主訴求是呼籲「搭起藏人回家的路」。

事實上,仍在西藏生活的藏人,各項人權都相當險峻且遭受到嚴重的侵害,尤其是藏人非常仰賴的宗教與文化生活就受到中共當局的高壓統治,近年來甚至演變為藏人前仆後繼以自焚方式呼籲宗教自由,至少已有142名藏人因此失去了生命,引發全球社會高度的關注。直到今年310事件第57周年前夕,還是傳來藏人自焚的訊息,分別是四川甘孜的藏僧格桑旺多(Kalsang Wangdu),與印度16歲的藏族少年多杰次仁(Dorjee Tsering),他倆都在搶救中不幸離世。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權迫害,逼得藏人寧願失去生命也不願在中共的統治下苟活?

已批准聯合國反酷刑公約的中國政府,在2015年底接受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的第五次定期審查,在審查期間,共有高達31份來自公民社會的平行報告,而其中涉及西藏人權的報告就有六份。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中國政府在政治犯的羈押期間,會施以酷刑和虐待,比如藏族作家珠洛(Druklo)和藏僧蓋英達瓦(Choephel Dawa)被中共當局帶走後就音訊全無,也無法聯繫律師和家人。2004年台灣社會就開始聲援的丹增德勒仁波切(Tenzin Deleg Rinpoche),包括美國國務院在內的全球聲援者,都非常擔憂他在獄中遭受嚴厲的酷刑,因此呼籲中共當局必須保外就醫,但中共始終無任何回應,仁波切在2015年7月14日死於獄中。根據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Tibetan Centre fo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的報告,自2008年至2015年10月間,羈押期間死於中國監獄的藏人,已知的就有30位之多,情況非常危急。

日前國民黨立委陳學聖引發邀請達賴喇嘛尊者訪台的議題,不論外交部、陸委會都消極回應,張善政院長更表示:「要看來台的目的為何。」馬政府面對一位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與國際公認的宗教領袖,仍一切以中國政府的態度為考量,卻沒有基於兩公約與人權價值,對西藏的處境表達關心並同聲譴責中共對人權的侵害。當台灣人民正在思索與討論自己國內轉型正義議題的當下,我們也應把關懷放在正面臨「威權恐怖」的藏人遭遇,聲援在台流亡藏人的人權真空,並在310前後的西藏抗暴系列活動,挺身與藏人站在一起,與人權站在一起。

la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