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丹增德勒仁波切 圓寂頭七燭光晚會

在牢獄中
這身軀是你的
但在這軀殼之內
我的信念只屬於我自己

Within the prison
this body is yours.
But within the body
my belief is only mine.

~摘自〈絕望的年代DESPERATE AGE〉一詩,丹增宗智(Tenzin Tsundue)所寫,曾懷慧譯。
 

English Version: https://goo.gl/v695Dg

在台藏人及台灣社運團體關心西藏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被死亡」

7月18日(六)晚上7:00在台北的自由廣場,由在台藏人福利協會、西藏青年會台灣分會及台灣社運團體包括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圖博之友會、華人民主書院、華人民主文化協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台灣漢藏友好協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等團體,共同舉辦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頭七燭光晚會。

頭七燭光晚會由在台藏人福利協會會長札西慈仁及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主持。從演唱西藏/圖博國歌開始,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介紹丹增德勒仁波切的生平,各聲援團體代表也進行聲援短講。被中共政府通緝而流亡海外的中國盤古樂隊主唱敖博在晚會中獻唱「西藏青年」和「黑又亮」兩首歌曲表達他的聲援。晚會在喇嘛為丹增德勒仁波切誦經祈福及全體參與者繞行靜走三圈後活動結束。

主辦這場活動的札西慈仁在晚會前表示「中共政府是可恥的。他們不僅殺了我們西藏英雄丹增德勒仁波切,最近他們還大規模迫害中國自己的人民,逮補中國人權律師及人權捍衛者。他們不是政府,根本是黑道幫派組織。中國人民應該要和西藏人一起,共同反對中共極權,追求民主、自由與人權。」另外一位主持人邱伊翎也表示「希望藉由這場頭七燭光晚會,喚起台灣人、台灣政府關注西藏及中國的人權問題。」

丹增德勒仁波切是受西藏人民愛戴的高僧,關切及協助藏人改善生活,他也是達賴喇嘛尊者的追隨者,主張和平非暴力。中共在2002年誣陷他要為成都爆炸案負責,同時也說他擁有槍爆彈藥、涉嫌煽動國家分裂,當年4月份逮捕他,12月份就被判處死刑緩執行兩年,之後又改判無期徒刑。

丹增德勒仁波切曾經表示「因為我是西藏人,我將永遠真誠的為西藏人民的利益及福址奉獻我自己。這是中國人不喜歡我,並陷害我的真正原因。這也是他們即使知道我是無辜,還想取走我性命的原因」。

丹增德勒仁波切是一位政治犯、良心犯,西藏境內、流亡在外的藏人以及國際社會都不斷的聲援他、呼籲中共政府釋放丹增德勒仁波切。在被關押了13年之後,家人被中共當局告知仁波切於今年7月12日死亡,享年65歲。中共當局不願意返還其遺體,7月16日由監獄火化了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遺體,有30位左右的親屬、弟子獲准參與火化儀式,他們看到仁波切的指甲、嘴唇和臉都呈現發黑的狀況,強烈懷疑丹增德勒仁波切是被毒害死亡的。同時藏人也感到悲憤,指責中共政府不顧家人及支持者的呼籲,不尊重西藏宗教及傳統,逕行火化仁波切遺體。

在我們關切中國人權律師、中國人權捍衛者被羈押、被失蹤和被約談的同時,不要忘了在西藏境內,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被死亡」。在此,我們提出以下的呼籲:

1. 中國政府應該對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死亡提出完整的報告;也應該接受國際社會,例如由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派出法醫和人權專家參與的獨立國際調查。

2.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死亡不是單一事件,還有其他的西藏政治犯以及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關押在中國的監獄中,中國政府應該要重新開啟符合國際正當法律程序的審判,並釋放他們。
3. 台灣公民社會持續關注西藏人權問題及中國人權律師及捍衛者被逮捕的事件;台灣政府不應該保持沈默,要發聲譴責中國政府的作為。

 

la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