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意自由/集遊權/言論自由

各種形式的表意自由、和平集會遊行權利、言論自由等

抗議集遊惡法 捍衛公民社會

在台灣,我們時常聽到政府或民間各界,談論著要發展公民社會,讓台灣成為成熟理性的民主國家。然而,在近來一連串人民團體的公開活動受到政府打壓後,我們才赫然發現,作為公民社會的核心指標:人民有透過公開論壇、集會、遊行等活動發聲的自由權利,在台灣陳腐的集會遊行法制下,卻沒有獲得應有的保障,和受到合理、合乎比例原則的管制,連帶也影響了我們真實公民社會的實踐發展。

什麼是台灣的公民社會?你知道嗎,依目前的集遊法規範,在任何室外場地舉辦公開論壇宣講,不事前申請就是違法!?

什麼是台灣的公民社會?依目前的集遊管制實務,政府只允許人民到官署前陳情、請願、抗議三十分鐘,否則就將舉牌驅散!?不從甚至可對參與者宣判兩年有期徒刑?

什麼是台灣的公民社會?依目前的警察執法規範,集會遊行活動中警察可任意地命令解散活動,卻不用依據任何的法律標準?這麼大的裁量權力,卻不用受到任何監督,人們也救濟無門?

有選舉的叢林

作者/黃 文 雄
1999.10月份人權評論之四

地震災民一○○九夜宿總統府的事件,在媒體上熱鬧過一陣後,似乎已經被「消費」完畢。但是至少有一個關鍵問題卻至今沒沒受到注意。如果不稍加分析,即使災民重回總統府,而警方(以及其背後的政治權力)也為學了乖而不再阻擋,其結果恐怕反而將這個關鍵問題更加掩蓋不見而已。

這個關鍵問題是集會遊行權利和及集會遊行法及其執行。

集會遊行是憲法所保障的基本公民權利,集遊法則是秉承憲法所具體化的保障和限制。這回警方撤銷集遊許可應該是根據集遊法第十五條:在某某情況下,警方得撤銷已發許可云云。在災民北來的案例裡,這條法律顯然被政治化了。有誰看的出來,除了李總統下了一趟中部和民眾溝通之外,發出許可時的狀況和撤銷許可時的狀況有什麼不同?這種法律解釋和執行的任意性是政府廣受詬病的主因。

但這裡牽涉到幾個問題:

災民還是上台北來了,他(她) 是不是犯了法?政府將如何處理?

像今年不久前張素華一樣的關上五十天嗎?

第二,警方如此任意解釋並執行集遊法,算不算失職?還是反而有功?

第三,假使災民守法而放棄北上,他(她)們有沒有什麼不致喪失集遊時機,法律救濟途徑?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