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意自由/集遊權/言論自由

各種形式的表意自由、和平集會遊行權利、言論自由等

人權一一九‧集遊要自由!

「集會遊行法」不但無法有效保障憲法賦予人民之集會遊行權利,加諸許多的限制更是壓制了人民表達自我、參與公民政治的基本權利。這一部戒嚴時期威權主義遺留下的惡法早該徹底翻修。目前諸多集會遊行均遭警方任意舉牌,移送、起訴、判刑,造成人民團體請願遊行時的心理壓力與警戒,嚴重剝奪人民言論自由的權利。

因此,自去年(2006年)三月起,十餘個民間社團共同組成「集遊惡法修法聯盟」(簡稱「集盟」),提出「廢舊法、立新法」的修法方向,希望民間版本的「集會遊行保障法」回歸到保障人民集會遊行自由的權利,提出以自願報備制取代現行許可制、限縮主管機關裁量權、廢除禁制區之限制,並主張行使人民權利不應因此遭到刑罰入罪。此部攸關人民表現自由的法令,卻未列入立法院此次會期中進行審理,讓民間社團倍感無奈。眼看立院會期最後一天,由集盟提出的修法版本「集會遊行保障法」無法在這個會期審查通過,為表達該草案遭立院漠視的不滿,集盟便於今日上午在立法院群賢樓門口舉行記者會,演出行動劇,諷刺人權一一九,高喊集遊要自由。

集會遊行保障法 郝、謝爭相來背書

台灣解嚴不久,當時的執政黨強力通過《集會遊行法》(簡稱「集遊法」),用以箝制人民集會遊行的自由。該法實施以來,各地主管機關(警察局)屢屢以過大的裁量權命令解散集會遊行活動(現行法第25條),或是針對違章行為施予刑法制裁(現行法第29、30、31條),壓制人民表達自我,參與公民政治的基本權利。政黨輪替之後的今天,仍有多位社運人士因「集遊法」遭到起訴甚至判刑。

因此,十餘個民間社團共同組成「集遊惡法修法聯盟」(簡稱「集盟」),提出「廢舊法、立新法」的修法方向,希望民間版本的「集會遊行保障法」回歸到保障人民集會遊行自由的權利,提出以自願報備制取代現行許可制、限縮主管機關裁量權、廢除禁制區之限制,並主張行使人民權利不應因此遭到刑罰入罪。目前,民間修法版本已獲得賴幸媛立委等跨黨派的立委提案支持,「集盟」特將於明日正式公布民間版本。

此外,由於台北市為全台行政公署最密集之處,也是大多數集會遊行進行之重點地區,過去謝長廷先生擔任立委期間曾經反對「集遊法」之立法通過,而郝龍斌先生的父親郝柏村先生擔任行政院長期間,曾經指稱上街頭的民眾都是「社運流氓」,有鑑於目前藍綠兩大陣營的市長候選人郝龍斌先生、謝長廷先生與「集遊法」的淵源,「集盟」希望兩位市長候選人能夠支持民間推動「集遊法」修法。

真正保障人民集會遊行權利

為什麼我們主張現行的集會遊行法,是拑制人民言論自由,打壓弱勢異議聲音的惡法?

因為在現行集會遊行法架構與規定,不但無法有效保障憲法上明文賦予人民之集會遊行權利,反而更加諸許多針對集會遊行的種種限制,例如關於違禁品之規定(現行法第23、33條),或是針對違章行為施予刑法制裁(現行法第29、30、31條),甚至屢屢以裁量權限極大的解散命令阻擋人民之集會遊行活動(現行法第25條),自本法施行後長期以來壓制人民表達自我,參與公民政治的基本權利。換言之,在現行集會遊行法的適用之下,明白的是以管制人民集會遊行活動為目標,而並非是為幫助人民落實憲法所明定之集會遊行權利而設計。

集會遊行是基本人權,不是「麻糬」!

集會遊行是基本人權,不是「麻糬」!

近三個月來發生許多《集會遊行法》(簡稱「集遊法」)的爭議案件,參與集會遊行活動的社會運動工作者因為違反現行「集遊法」而陸續受到警方的傳訊或是檢察官的起訴,然而直至最近施明德先生申請大型的倒扁靜坐活動,集會遊行法的種種問題才受到各級政府單位與政治人物的重視。令人感到痛心的是,政府目前仍不願放棄現行這部強力箝制人民集會遊行自由的「集會遊行惡法」,甚至以種種手段架空憲法保障集會遊行自由的重要內涵。今年四月間,由十餘個民間團體共同組成的「集遊惡法修法聯盟」(簡稱「集盟」)要求回復正常應有的集會遊行模式,人民集會遊行自由應該確實受到國家保障,而非以這樣一部惡劣的「集遊法」過度限制人民應有的基本權利。

可以徹夜倒扁 不許百姓遞陳情書 「集遊惡法修法聯盟」聲援楊偉中 組成集會遊行人權觀察團 嚴格監督警方不當執法行為

從檯面上的過去反對運動大老施明德,反觀今年5月所舉行的反對教育商品化遊行,在遞交陳情書時,遭警方逮捕的遊行參與者楊偉中,卻面臨檢方以妨礙公務罪起訴,並將於8月21日早上10:25將首度開庭。由人權、法律、社運等團體所成立的「集遊惡法修法聯盟(集盟)」,當日早上10:00將主動前往台北地方法院聲援楊偉中。同時,集盟也將首次組成集會遊行人權觀察團,在日後友好社運團體相關集會遊行進行中,對警方執法過程涉及違反法令等侵犯人權的行為進行監看,若事證明確不排除對警方違法行為正式提出告訴!
集盟認為:楊偉中一案雖然遭檢方以妨礙公務罪起訴,然而整件事情所反應的卻是不合時宜的集會遊行法,與警方長期以來混淆在集會遊行進行中所應扮演角色。以5月份所進行的反對教育商品化遊行為例,當遊行群眾欲進入教育部遞交陳情書時,警方非但未協助,反而強勢以人牆將陳情者阻絕於外,隨後更直接造成參與者之推擠,多名遊行參與者因而受傷。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