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意自由/集遊權/言論自由

各種形式的表意自由、和平集會遊行權利、言論自由等

集會遊行是基本人權,不是「麻糬」!

集會遊行是基本人權,不是「麻糬」!

近三個月來發生許多《集會遊行法》(簡稱「集遊法」)的爭議案件,參與集會遊行活動的社會運動工作者因為違反現行「集遊法」而陸續受到警方的傳訊或是檢察官的起訴,然而直至最近施明德先生申請大型的倒扁靜坐活動,集會遊行法的種種問題才受到各級政府單位與政治人物的重視。令人感到痛心的是,政府目前仍不願放棄現行這部強力箝制人民集會遊行自由的「集會遊行惡法」,甚至以種種手段架空憲法保障集會遊行自由的重要內涵。今年四月間,由十餘個民間團體共同組成的「集遊惡法修法聯盟」(簡稱「集盟」)要求回復正常應有的集會遊行模式,人民集會遊行自由應該確實受到國家保障,而非以這樣一部惡劣的「集遊法」過度限制人民應有的基本權利。

可以徹夜倒扁 不許百姓遞陳情書 「集遊惡法修法聯盟」聲援楊偉中 組成集會遊行人權觀察團 嚴格監督警方不當執法行為

從檯面上的過去反對運動大老施明德,反觀今年5月所舉行的反對教育商品化遊行,在遞交陳情書時,遭警方逮捕的遊行參與者楊偉中,卻面臨檢方以妨礙公務罪起訴,並將於8月21日早上10:25將首度開庭。由人權、法律、社運等團體所成立的「集遊惡法修法聯盟(集盟)」,當日早上10:00將主動前往台北地方法院聲援楊偉中。同時,集盟也將首次組成集會遊行人權觀察團,在日後友好社運團體相關集會遊行進行中,對警方執法過程涉及違反法令等侵犯人權的行為進行監看,若事證明確不排除對警方違法行為正式提出告訴!
集盟認為:楊偉中一案雖然遭檢方以妨礙公務罪起訴,然而整件事情所反應的卻是不合時宜的集會遊行法,與警方長期以來混淆在集會遊行進行中所應扮演角色。以5月份所進行的反對教育商品化遊行為例,當遊行群眾欲進入教育部遞交陳情書時,警方非但未協助,反而強勢以人牆將陳情者阻絕於外,隨後更直接造成參與者之推擠,多名遊行參與者因而受傷。

濫行上訴箝制人民集會遊行

去年七月因不滿高教政策問題,前往教育部抗議的政大社研所研究生林柏儀,遭檢察官依違反集會遊行法起訴一案,已於今年五月底獲台北地方法院合議庭宣判「無罪」 (95年易字617號)。該判決援引憲法與集遊法的「比例原則」規範,清楚指出依法集會活動若未嚴重影響社會秩序,縱使未(為)申請也不必然有罪。法官表示,活動若有妨礙交通,警察應依交通法規開立罰單即可,而不可任意命令解散、過當限制人民集會的基本權利。此項見解獲得法律學界與社運界的肯定,認為向保障集會自由邁了一大步。

然而,就在各界慶幸法院妥適判決時,台北地方法院檢察官決定對林柏儀一案再提「上訴」,並起訴書內未附任何具體理由!該案將於95年8月11日上午9:30於台灣高等法院17庭開庭(台北市博愛路127號刑事庭大廈3F),歡迎各界一同到場關心、旁聽。集遊惡法修法聯盟對於檢察官此種濫行上訴、甚至可不附具體理由的作為,除深感遺憾外,更表達強烈的譴責;集盟要求本案檢察官應立即撤回上訴,而非任意利用法院多次的審判程序,來箝制集會活動者、試圖緊縮人民集會遊行的空間。

誰是警察濫權的下個犧牲

誰是警察濫權的下個犧牲者?
— 聲援三立新聞工作者記者會

7月31日總統女婿趙建銘交保一案,在地方法院外意外引發法警執法過當,抓扯頭髮、毆打並強制逮捕三立電視台工程人員朱文正,並將朱依妨害公務罪嫌移送地檢署。第一次趙建銘不再是主角,現場的媒體工作人員,從採訪者的角色變成警察執法過當的受害者。

集遊惡法修法聯盟(簡稱「集盟」)與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簡稱「記協」)於今日(8月2日)合辦記者會,與會人員除聲援新聞從業人員朱文正、重申媒體採訪權利及人身安全應受保障之外,並指出警方或法警現場指揮官如裁量過當、違反比例原則,經常讓現場陷入混亂,引發嚴重衝突,並造成媒體或者參與集會遊行與陳情請願活動的民眾,反遭控告妨害公務被移送法辦。

集遊人權民主化的終站?

學生絕食靜坐被強制驅離一事,近來各方議論紛紛,表態頻頻,動作不斷。但奇怪的是,沒聽見有人提到〈集遊法〉本身的弊病。這個現象值得乘絕食靜坐還在進行,從「不斷的民主化」的觀點討論。
  
和稱為〈動員戡亂時期集會遊行法〉的時代相比,該法有相當明顯的進步。這是政運和社運聯手衝撞挑戰出來的結果。可是經二○○二年藍綠聯手修正,該法卻仍有不少人權組織所反對的地方。首先當然是該法仍然採取許可制而非比較民主的國家的報備制,而有些規定也過於嚴格:你去過信義路的AIT沒有?該法規定在外國使館集遊,必須距離五十公尺以上。這豈不等於說,AIT有免於示威的特權?

不但如此,〈集遊法〉還有執行的問題。聽說申請的核准離百分之百不遠。但那不准的百分之幾卻正是問題所在:過去就有過反核團體申請圍繞李前總統官邸「散步」,警察局卻連收件都不敢的案例。另一方面,只要發動的人「份量」夠重(如立委),或聚集的人夠多,申不申請根本沒有差別,警察自然會「通情達理」。藍綠執政,儘皆如此。

在這種狀況下,連宋進軍總統府時固然不會想到〈集遊法〉,事情鬧大之前,政府和整個社會多半也沒想到。鬧大之後又在普遍性和選擇性執法的爭議上游動不定,各取所需。這個月來,我們也都看到不論朝野,包括為了「真假野百合」而爭論不休的人,都沒人談到該法的弊病,尤其是否應該改許可制為報備制的問題。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