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意自由/集遊權/言論自由

各種形式的表意自由、和平集會遊行權利、言論自由等

捆住你、捆住我的集遊惡法 記者會

捆住你、捆住我的集遊惡法
林柏儀案一審宣判記者會
主辦單位:集遊惡法修法聯盟

2005年7月5日,學生團體針對教育部核准部分大學調漲學費,不滿教育私有化與高學費政策,前往教育部陳情,整個理性、和平的請願活動竟遭警方認定為「非法集會」舉牌三次勒令解散。事後,政大社會所林柏儀遭到檢方以違反集遊法起訴,繼今年4月12日及5月3日兩次開庭之後,林柏儀一案將於5月30日宣判。

解嚴之後1988年通過的《集會遊行法》長久以來嚴重壓縮人民藉由集會遊行展現力量、發出聲音的空間,雖然1987年台灣已經宣佈解嚴,經過政黨輪替,宣稱真正民主化的時代已經來臨,但是過去黨外時代站在社會運動第一線的民進黨,現今的執政黨,卻依然手持「集遊惡法」,像鬼魅一般箝制人民表達意見的自由與權利。人民進行街頭陳情或抗議的行動,總要面臨警察舉牌警告甚至命令解散的相同戲碼,而各地警察機關對於不同形式的陳情或集會遊行活動、不同的主辦單位與負責人,竟然也有不同的執法標準。因此,集盟認為,這些扭曲的法令內容與執法方式,已經具體緊縮人民的聲音與力量,應該立即被檢討與修改。

舉牌遊戲何時休?呼籲社運各界聲援0503「反對集會遊行法」行動

戒嚴時期訂定的《集會遊行法》長久以來嚴重壓縮人民藉由集會遊行展現力量、發出聲音的空間,每次的上街頭陳情或抗議,都必須面臨警察舉牌警告甚至命令解散的相同戲碼,而警察針對不同的集會遊行形式、主辦單位也有不同的執法標準,我們認為,這些扭曲的法令與執法方式,已經具體地箝制人民表達意見的自由與權利。

2005年間,總共有三起因為陳情、抗議、罷工等活動遭到警方逮捕,或遭檢方依《集會遊行法》起訴的個案,其中包括中華電信「合法罷工」,工會理事長張緒中卻遭警方以「違反集會遊行法」為由,處以行政罰鍰3萬元,目前還在打行政訴訟。以及七月間有五名同學因不滿教育私有化、高學費政策,至教育部前和平請願、陳情,但竟遭警方認定為「非法集會」,舉牌三次,其中政大社會所研究生林柏儀同學因主張和平請願陳情是人民的基本權利,拒絕認罪,被檢察官依違反集會遊行法起訴,將於明日(5月3日,週三)下午於台北地方法院召開庭。

抗議集遊惡法 捍衛公民社會

在台灣,我們時常聽到政府或民間各界,談論著要發展公民社會,讓台灣成為成熟理性的民主國家。然而,在近來一連串人民團體的公開活動受到政府打壓後,我們才赫然發現,作為公民社會的核心指標:人民有透過公開論壇、集會、遊行等活動發聲的自由權利,在台灣陳腐的集會遊行法制下,卻沒有獲得應有的保障,和受到合理、合乎比例原則的管制,連帶也影響了我們真實公民社會的實踐發展。

什麼是台灣的公民社會?你知道嗎,依目前的集遊法規範,在任何室外場地舉辦公開論壇宣講,不事前申請就是違法!?

什麼是台灣的公民社會?依目前的集遊管制實務,政府只允許人民到官署前陳情、請願、抗議三十分鐘,否則就將舉牌驅散!?不從甚至可對參與者宣判兩年有期徒刑?

什麼是台灣的公民社會?依目前的警察執法規範,集會遊行活動中警察可任意地命令解散活動,卻不用依據任何的法律標準?這麼大的裁量權力,卻不用受到任何監督,人們也救濟無門?

有選舉的叢林

作者/黃 文 雄
1999.10月份人權評論之四

地震災民一○○九夜宿總統府的事件,在媒體上熱鬧過一陣後,似乎已經被「消費」完畢。但是至少有一個關鍵問題卻至今沒沒受到注意。如果不稍加分析,即使災民重回總統府,而警方(以及其背後的政治權力)也為學了乖而不再阻擋,其結果恐怕反而將這個關鍵問題更加掩蓋不見而已。

這個關鍵問題是集會遊行權利和及集會遊行法及其執行。

集會遊行是憲法所保障的基本公民權利,集遊法則是秉承憲法所具體化的保障和限制。這回警方撤銷集遊許可應該是根據集遊法第十五條:在某某情況下,警方得撤銷已發許可云云。在災民北來的案例裡,這條法律顯然被政治化了。有誰看的出來,除了李總統下了一趟中部和民眾溝通之外,發出許可時的狀況和撤銷許可時的狀況有什麼不同?這種法律解釋和執行的任意性是政府廣受詬病的主因。

但這裡牽涉到幾個問題:

災民還是上台北來了,他(她) 是不是犯了法?政府將如何處理?

像今年不久前張素華一樣的關上五十天嗎?

第二,警方如此任意解釋並執行集遊法,算不算失職?還是反而有功?

第三,假使災民守法而放棄北上,他(她)們有沒有什麼不致喪失集遊時機,法律救濟途徑?

Pages